汉语言文学网

网络日志 实践日志 伤感日志 情感日志 心情日志 非主流日志 爱情日志 心情随笔 热门小说

沈姒晚秦容桁小说讲的是什么 沈姒晚秦容桁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

时间: 2023-10-28 10:53:57  热度: 1225℃ 

点击全文阅读

吴秀芳不可置信望着他:“老徐,你说什么?苒苒回沪南了?”
徐庆正想回答,手里的信就被秦容桁飞快抽走。
秦容桁展开信,纸上字迹娟秀非常。
“秦容桁:思量再三,我发现我们确实不合适,分开才是最好的结果,谢谢你这些日子的照顾,也请替我向妈说声对不起。后会无期,勿念,沈姒晚。”

寥寥几句,好几个字都有墨点,仿佛写信的人落笔时欲言又止的心。

他紧缩的眸子微颤着,顿觉脑子一片空白,只剩沈姒晚明媚的笑容。
吴秀芳才止住的泪水又爬上了脸:“她咋就走了,她都不回来看看我就走了……”
正当所有人为程家的事而唏嘘时,徐庆叫住准备偷溜的唐婉艳:“你站住。”
唐婉艳步伐一滞,脸色都白了:“徐,徐队长,怎么了?”
徐庆穿着仿绿军装,虽然年过五十,但身姿硬朗挺拔,加上正气凛然的面相,倒真有几分老军人的压迫感。
“你怂恿曹明华勾引沈姒晚的事儿还没说清,就着急着回家?”6
徐庆的话就像颗雷,在程家的院子里炸开。
“啥?我耳朵没毛病吧?婉艳怂恿曹明华勾引沈姒晚!?”
“沈姒晚可是她表嫂,她咋能往自家人身上泼脏水?”
“表嫂咋了,村南口老李家那儿媳妇,还不是为了几张粮票把公公婆婆都赶出去了。”
比起他人的议论,让唐婉艳最为害怕的是秦容桁的眼神,冰冷如寒窟。
她强压着恐慌反驳:“徐队长,您不能仗着自己权利大就乱给我扣帽子!我,我怎么会干这么缺德的事……”
说着,软下语气望向秦容桁:“志刚哥,我可是一直劝沈姒晚远着曹明华,她不听就算了,还把我推下河想淹死我,这事儿你最清楚了!”
秦容桁的眉头越拧越紧,眼底却没有一丝信任。
徐庆见这后辈晚生没半点想悔改的模样,拉下了脸,朝外头两个年轻男人道:“栓子,二牛,你们去公社把曹明华带过来。”
两人愣了愣,应了声便匆匆往公社带过去。
“三天前沈姒晚走前把事情来龙去脉跟我说了,我让人去找曹明华,没想到正好碰上他偷公社的钱,被逮个正着后就把他关在那儿。”
听着徐庆的话,唐婉艳双腿一软,险些瘫在地上。
难怪曹明华这几天连个影儿都不见了,没想到他胆子居然大到去公社偷钱。
没一会儿,栓子和二牛把五花大绑的曹明华带了过来。
曹明华灰头土脸,脸上还带着伤,俨然是被教训了一顿。
在徐庆威严的凝视下,他结结巴巴开口:“唐婉艳看不上沈姒晚,说沈姒晚占了她营长夫人的位置,半年前她找我,给了我两张粮票和三块钱,让我去勾搭沈姒晚,一开始……沈姒晚还不乐意,是我死皮赖脸缠着……”
徐庆一眯眼:“那你跟沈姒晚真的有不正当关系?”
曹明华立刻摇头:“没有没有!我碰都没碰她……就,就抱过一回,还被她推开……”
话还没说完,唐婉艳疯了似的冲上去,手胡乱地往他脸上招呼。
“曹明华,沈姒晚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害我!”
第12章
曹明华疼的龇牙咧嘴,偏偏又被绑住了手,只能后退着躲。
唐婉艳发了狠,一边打一边骂:“你个偷钱的混混还想诬陷我,你就该被立刻拉出去枪毙!”
闻言,曹明华也索性破罐子破摔:“唐婉艳,你好意思说我,你自己跳进水里又赖给沈姒晚,以程营长的名义去举报沈姒晚她爸,这些缺德事你干的可比我多的多!”
吴秀芳再也看不下去,抓住唐婉艳,扬手给了她一巴掌。
见一向和善老实的吴秀芳居然也动了手,众人也不由惊了。
“我也想问问,咱们程家有哪点对不起你,让你心这么狠!婉艳啊,你可是我看着长大的,心肠怎么就黑成这样了?”
吴秀芳指着唐婉艳,痛心疾首地骂道。
唐婉艳也忘了脸上的痛,只觉周遭的目光像烈火,烧掉了身上的衣服,一种衣不蔽体的羞耻感让她后脊发凉。
她无措地抓住一直没说话的秦容桁,哭了出来:“志刚哥,我……我是一时糊涂,而且我那么做,都是为了你,我不想让你被沈姒晚骗,她嫁给你,只是想回城……”
话还没说完,秦容桁重重甩开她的手,转身头也不回地朝外走。
门口的人立刻让了出来,生怕惹了眼前这个满眼杀气的军官。
秦容桁径直上了车:“去火车站。”
驾驶位上的通讯员方前进一脸难色:“可团长说今天必须归……”
“开车!”4
冷冽的低斥让他浑身一抖,连忙发动车子朝县火车站开去。
刀子似的寒风擦过秦容桁发红的眼角,他攥着手里的信,混乱的心只有一个目的:找到沈姒晚!
见秦容桁走了,徐庆让程家门口的人都散了,又让人把曹明华带回去。
看着脸色惨白,满脸泪水的唐婉艳,冷哼一声:“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沈姒晚怎么说也是到这儿来插队的知青,你等着受处分吧。”
说着,他也走了。
吴秀芳正因沈姒晚走的事儿伤心,又被唐婉艳气的心口疼,直接把人撵了出去关上了门。
……
沪南。
街上飘着红旗,不少人拉着横幅高喊着:“人民万岁!”
沈姒晚刚从供销社出来,就碰上邻居王婶。
只见她一手挎着菜篮,一手提着四只被串起来的螃蟹,便打了声招呼:“王婶,您也买了螃蟹啊。”
王婶一脸喜色地晃了晃:“三公一母,有说头的,你咋不买些?”
想起近来国家发生的大事,沈姒晚心照不宣地笑了笑:“我不爱吃,爸最近病着,也吃不了。”
因为顺路,两人便一块儿往回走。
说起知青返城,王婶叹了口气:“你都回来了,我儿子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回城。”
沈姒晚按照上辈子的记忆算着日子,知青大量返程基本在恢复高考后的第二年,而现在距离高考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
“快了。”
她低声回了句,王婶也没听清。
直到胡同口,两人才分开走。
听着街道上敲锣打鼓的喧嚣,沈姒晚思绪渐远。
回沪南已经快两天了,也不知道秦容桁看见自己的信没有。
他应该……会觉得解脱了吧。
这么想着,她推开了家门。
没想到看见父亲正和一个穿戴斯文的年轻男人在客厅里说话。
男人见她回来了,不紧不慢站起,露出个温润的笑容:“苒苒,好久不见。”
沈姒晚愣住,仔细打量后,震惊爬上了脸。
她的高中同学——沈言墨!

猜你喜欢

推荐情感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