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言文学网

现代诗歌 故乡诗歌 爱情诗歌 打油诗 藏头诗 写景诗歌 抒情诗歌 节日诗歌 亲情诗歌 青春诗歌 春天诗歌 经典诗歌

容湛楚映月(容湛楚映月)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容湛楚映月)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 2023-11-13 10:18:33  热度: 1193℃ 

点击全文阅读

楚映月死后一月,容湛召来小如问话。

他终于不得不接受楚映月离世的事实。

“皇后娘娘走的时候可说了什么话?”

小如跪在他跟前神情比从前憔悴了不少,只低垂着头瓮声道:“娘娘走的时候只抓着奴婢的手,一声声喊着想要回家。”

容湛不由收紧了手,又问:“她……给朕留了什么话?”

小如摇了摇头:“没有,娘娘不曾有话留给陛下。”

“嘭——”

容湛面前的茶杯被扫落在地,碎瓷片溅开在脚边。

他的脸色有些难看,心却像被开水滚过了一遍,痛苦难言。

“她怎会……怎会没有话对朕说!”

小如缓缓抬头看向容湛,一双眼睛却平静的出奇。

“奴婢不敢忘记,娘娘走的时候手冷得像冰块一样,流着眼泪说想回家,叫到最后哑了嗓子,也没有人救娘娘,也没有人带娘娘回家,娘娘不爱了,不恨了,所以最后一句话都不想留给陛下,只让奴婢将长春宫烧得干净!”

一字一句,像刀片一样往容湛心头扎。

原来,是楚映月亲自吩咐让人烧了长春宫。

容湛与她一起长大,他怎会不知道她的意思。

楚映月到最后,什么也不想给他留下,这是再也不愿与他有任何瓜葛。

他知道她性子烈,却没想到她对自己也这般狠,连个全尸都不给自己留下。

他摆了摆手,有些无奈的开口:“你走吧,念你这般护着她,也不枉你与她一场主仆情深。”

深夜,大红的宫灯挂在廊前,凉风习习而过,将影子晃成几片。

容湛站在廊下,忽然想起来,少年时,他还不是皇帝。

这宫里的每一条宫道都有他与楚映月相携走过的背影。

楚映月那时候指着高挂的灯笼问他:“阿湛哥哥,你看这大红灯笼像不像新娘子出嫁的时候挂的?”

他转头看她,见她眼中潋滟光华,一眼可堪比天下。

那时候,容湛没有说,可心里默默告诉自己,日后定要娶身旁这个女子为妻,一辈子宠她爱她。

可如今,这皇城的灯笼仍在,少年时心愿已了,可故人不在。

身后的小磊子忍不住出声提醒:“陛下,已经深秋了,夜里冷,还是回养居殿吧?”

容湛愣了愣,沉默了半晌才开口:“你去,将她的骨灰……送去给楚徵,让她……回家。”

这个她,小磊子很清楚是说的楚映月。

他应下,不敢多问。

小磊子是自小跟着容湛的,从他少年,到他登基,他以为他了解这位帝王。

可到现在他才发现,他并不理解这位年轻的帝王。

明明从前容湛那般喜欢楚映月,可娶到手以后,又弃之如敝履,本以为他爱的是从前长乐宫那位赵绣儿。

可楚映月死后,赵绣儿被打入冷宫,陛下却又开始念起与楚皇后的旧情。

容湛看着小磊子从内殿取出一只精巧的骨灰盒,带着人往宫外走去。

他似乎看见楚映月在这一片夜色里,终于永久的离他而去。

暗夜无星的天空,容湛抬眼看过去,眼前只剩下一片漆黑。

他抬脚缓慢往前走,视线里的一切渐渐模糊,最后一口鲜血终于吐了出来。

身后的宫人吓得手忙脚乱,连忙上前扶住了他。

“陛下!叫太医,快叫太医!”

容湛眼前天旋地转,最后只剩下一片黑暗。


第十五章
这一年冬天,长春宫重建,重建后的长春宫似乎跟从前没有什么两样。

只是长春宫的院子里种上了很多桃树,也许来年冬天会开出灿烂桃花,只是赏花的人不在了。

容湛看着新起的长春宫,雪花片片落在肩头,红墙黛瓦,大雪漫天。

“陛下,楚老将军递了折子上来,说是年迈,想要辞官告老还乡了。”小磊子上前小心翼翼的开口。

容湛眼神微动,伸出手去,一片雪花落在手里,融成水。

“允了吧,赏些财帛,安置好楚家。”

小磊子犹豫了一瞬,又道:“可是,小皇子送去楚家了,若楚家走了,小皇子是不是要接进宫来?”

容湛手里的动作僵硬了一瞬,缓缓收回手,淡淡摇了摇头:“不必,深宫有什么好的,楚徵会好好待他的。”

小磊子这才闭了嘴。

而皇后薨逝以后,皇帝的后宫前所未有的空旷,皇帝也鲜少踏入后宫,偶尔醉酒去一次,也都是在清冷的长春宫里呆坐,一坐就是整夜。

容湛登基第七年春,兖州闹了洪灾,为显皇帝与民同苦,容湛微服私访,亲下兖州,安抚灾情。

兖州城外,山高林密,大水冲刷过后,不少道路坍塌损毁。

一行手持利剑的便衣车队楚楚从马路上驶过。

“陛下,过了这座山,就到了兖州城了。”说话的是御前侍卫总管李维。

马车里的容湛阖着双眼,忽然道:“兖州,是她出生的地方。”

李维愣了一下:“陛下说的是何人?”

马车里的人陷入沉默,再没有说话。

忽然,远处一群飞鸟惊飞。

“不好,有刺客,保护陛下!”

不知人群中是谁叫了一声,紧接着,一支利箭从树林中射出,直直钉在马车横栏上。

一群黑衣人趁势杀出,与车队杀成一片。

马儿受了惊,嘶鸣一声拖着马车撞开人群冲了出去。

李维吓得脸色大变:“陛下小心!”

话音刚落,马车里跳出一个人影,翻滚一圈,落到了一旁。

李维忙上前:“陛下没事吧,这群人来势汹汹,都是些一等一的高手,臣护着陛下先走,到了兖州就安全了!”

容湛脸色沉了沉,看着前面护卫一个个倒下,从就近倒下的护卫手中拿了把剑:“有些人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这些乱臣贼子,朕倒要看看他怎么杀朕!”

到底从前他也是驰骋沙场的将,做皇帝这些年,武艺从未荒废,寻常人自不是他的对手。

不过领头的黑衣人显然武艺高超,寻常的护卫根本不是对手。

那人一个闪身,提剑向容湛袭来。

容湛侧身躲过,反手一剑打落了黑衣人头上发冠。

那人一头长发散落,容湛才发现这刺客是个女子,那双眼睛凌厉倔强,让他一瞬间想到楚映月。

从前楚映月看他时,也常有这样的眼神。

他一时恍了神,喃喃叫了一句:“月儿?”

黑衣人见状起身一剑刺向容湛心口。

洪灾过后的山路并不牢靠,这一剑未至,一块巨石松动从山体滚了下来。

紧接着,整个山体滑坡,众人来不及反应,泥水冲垮了路面,将众人往路侧悬崖处席卷。

“陛下——”



第十六章
雨后的山谷之中,空气微凉,小道上缓缓出现一男一女两个身影。

“楚姐姐,谷主说了你身体不好,雨后路滑,咱们还是回去吧!”

顾听澜不过十六岁,说起话来声音还带着几分少年稚气。

女子一身青衫,身上披了件白狐狸披风,眉眼温柔,五官精致,容貌一眼让人惊艳,只是脸上带了些病态。

她拢了拢披风继续往前走:“我养了一年了,得出来逛逛,听说后山山谷有一棵万年桃,桃树四季开花,我都没有亲眼见过呢!”

顾听澜劝不动,只得老实跟着,走了两步忽然顿住了脚步。

“姐姐,那有个人!”

楚映月循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人躺在路边,一身污泥带血,几乎看不出生息。

她上前试了试气息:“还活着,带回去让谷主看看吧,今年天灾,都是可怜人。”

小药谷药房内,房间内燃着淡淡药熏。

楚映月坐在床边,静静看着床上躺着的男人,峨眉轻蹙。

顾听澜端着一碗药进门便看到这场景,上前瞥了躺在床上的容湛,瘪了瘪嘴:“这人长得倒是挺好的,你也不用一直盯着看吧?”

闻言,楚映月这才收回了眼神:“我就是瞧这人似乎有些眼熟,像是在哪里见过,又记不起来了。”

末了,她又看了一眼顾听澜,恍然大悟一般:“我想起来了,你看这人的眉眼,与你倒是有几分相似。”

顾听澜别扭得很,故意将药碗放得大声:“你见谁都眼熟得很!”

楚映月看了一眼还在床上躺着的人,压低了声音:“谷主说了,这人需要静养,今日陪姐姐去下两把棋吧!”

门被人轻轻掩上,屋子里一片寂静,床上的容湛手指忽然轻颤了颤。

一晃三日,阴雨已久的天终于放晴。

像是做了一个漫长又空洞的梦,醒过来,脑海中却是空朦朦的。

容湛睁开眼,看见的便是一位须发尽白的老者。

“你醒了。”见他疑惑神情,谷主笑了笑,“我是这小药谷的谷主,你受了重伤,我方才为你行针,你才醒过来。”

容湛努力回想了一番,却实在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受了伤的,脑海中一片空白,再多想,脑中便开始隐隐作痛。

谷主将一根银针从他头顶拔出来才道:“你头部受创,颅中有淤血,或会影响你记事,多行几次针,淤血化开,你便能想起往事,也不急在一时。”

猜你喜欢

推荐爱情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