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言文学网

人生哲理 英语文章 励志文章 人生感悟 爱情文章 经典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心情文章 搞笑文章 非主流文章 亲情文章 读后感 观后感

【新书】苏云浅裴敬驰全文全章节免费阅读-苏云浅裴敬驰 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时间: 2023-11-20 22:33:02  热度: 179℃ 

点击全文阅读

错在相信了他的年少情深,落得满目荒唐……

那日后,裴敬驰再未来过。

云枝说这段时间他都在陪着伤愈的乌兰绮。

苏云浅听多了,慢慢地她发觉自己连伤心都不会了。

不久后,冬至。

宫妃按例接见家人的日子。

这天,是苏云浅唯一期盼日子。

她早早地在凤藻宫门口等待,直到瞧见苏父进门的那一刻,眼眶便红了。

“父亲!”苏云浅像小时候一样埋在父亲的怀里。

苏父慈爱地摸了摸她的头:“昭昭瘦了。”

短短四个字,让苏云浅眼眶微湿。

“来之前,为父听说了你在宫里的事情。”

苏父声音和蔼:“昭昭,现在的你是大裴皇后,不能再由着自己的性子,知道了吗?”

“苏家一生忠心大裴皇帝,你的夫君,他的任何抉择都不会错。”

苏云浅眼底含泪,怔怔望着父亲鬓白的发,忽然觉得自己不孝。

苏家长子战死沙场,她入宫为后,多数时候都是苏父撑起了一切,让她有了在后宫立足的资本……她不能再让父亲担心了!

将酸裴咽下,苏云浅轻声答应着:“女儿知道了。”

苏父心疼她的懂事,粗糙的手抚着她:“昭昭,父亲为你骄傲。”

送走苏父后,连绵不绝的大雪终于停了。

苏云浅走到当年种着梅树的地方,定定站了许久。

将手里的盒子埋在了树根下的土坑里。

盒子里,是一株残败的红梅,和昔日她为孩子做的衣物……

哪怕双手因此被冻得通红,也浑然不知。

不知过了多久,一双黑色的皂靴缓步走入视线里。

裴敬驰寒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皇后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苏云浅悄然止了动作,喉咙沙哑:“臣妾不敢。”

裴敬驰极其厌恶这样的苏云浅,因为以前爱他的那个苏云浅总是温柔爱笑的。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再也没给过自己好脸色看!

心中微怒,裴寒霄的声音在寒风里格外冰冷——

“朕已经下旨册封盈妃为盈贵妃,代你掌管凤印,处理六宫事务!”

第六章

苏云浅双睫一抖,随即又恢复平静。

“臣妾……这就去取凤印。”

转身朝殿内走去。

寒风将她繁复的宫装吹起。

裴敬驰这才发现,苏云浅真的瘦了很多……

片刻后,苏云浅拿着凤印出来,交给裴敬驰身边的宫人。

裴敬驰莫名涌起怒意,声音冷硬:“你倒是大方。”

苏云浅心中苦涩。

皇后之位于她而言,更像是一把枷锁。

裴敬驰见她不答,怒气更甚,径直转身离去。

只冷冷留下一句:“皇后便在凤藻宫安心养病吧,无事不用外出了。”

这便是变相的软禁了。

苏云浅一句话未说,垂眸行礼送别他离去……

将近年关,各宫内都开始热闹起来。

只有凤藻宫安静得犹如冷宫。

云枝跪在躺椅旁,轻声哀求:“娘娘,您吃一点吧……”

苏云浅无力地挥挥手让她下去,怔怔望着眼前飘落的雪花出神。

突然,云枝去而复返,脸上满是焦急:“娘娘,有人说老大人通敌叛国,现在已经下了大狱!”

苏云浅眼前一黑,几乎要晕过去。

声音抖得不成样子:“备轿,去乾元殿。”

大雪纷飞,寒风扑面。

乾元殿。

苏云浅刚要进门,便被宫人拦在殿门口。

“盈妃娘娘在里面伴驾,娘娘,您请回吧。”

苏云浅咬紧下唇,一撩裙摆在雪地里跪下:“本宫便在此跪到皇上愿意见为止。”

宫人们闻言面色为难,劝也不敢劝。

直到夜幕降临,乾元殿的大门依旧纹丝不动。

苏云浅膝盖针扎似的疼,眼前一阵阵晕眩。

她不得不咬住舌尖来保持清明。

唇间斑驳,满是血迹。

宫人不忍,又进去通传了一次。

片刻后,门终于被打开了。

苏云浅猛地抬头,正对上裴敬驰冰冷的眼神。

“才几日不见,皇后真是越发没规距了!”

苏云浅呼吸轻颤,膝行数步跪到裴敬驰跟前:“皇上,臣妾的父亲绝不可能做出通敌之事!”

裴敬驰眸光冷沉地扫过她:“是真是假,朕自会查清楚,轮不到你来置喙!”

乾元殿内烛光灼灼,在两人之间划下一道光带。

就像一道永远也跨不过的鸿沟。

苏云浅抬起盈满泪的眸子,裴敬驰不为所动:“苏云浅,自你嫁给朕那日起,苏家的事便再与你无关。”

“你若不是朕的皇后,苏家出事必会牵连于你,还不知足?”

苏云浅颤着手抓住了他的龙袍一角:“皇上,臣妾到底是苏家女儿……”

她怎可为了皇后尊荣而眼睁睁看着父亲冤死狱中?

裴敬驰眉宇间满是凛意,一把甩开袖子:“不知好歹!”

苏云浅身形不稳,被摔在地上。

心底比身下的雪还要冷。

裴敬驰举步往前走,丝毫不顾形容狼狈的苏云浅。

“既然你不在乎这皇后之位,那就永远别当!”

第七章

苏云浅身形一晃,眼睁睁看着裴敬驰走远。

云枝扶住她,已然带上哭腔:“娘娘,现在可怎么办?”

苏云浅咬紧唇瓣,踉跄着站起:“去大牢。”

牢狱内。

苏父坐在草席上,白发凌乱。

苏云浅抓住木栏,哽咽道:“父亲……”

苏父猛地站起走近:“昭昭,你怎么来了。”

牢狱内阴冷,苏云浅握住父亲冰凉的手在掌心揉搓。

她勉强提起嘴角:“您放心,女儿一定会去求皇上还您一个清白的。”

“昭昭,别费心了。”苏父打断了她,叹了一口气:“皇上不会放过我的。”

苏云浅愕然抬眸。

苏父有些不忍:“帝王心术,不会容许任何一个家族坐大,为父门生遍布天下,皇上怎能放心?”

苏云浅心口巨震,语无伦次地道:“父亲您辞官,好不好?”

虽然她心里明白一切都无事于补……

她害怕了,这次她真的害怕了。

她从来没有奢望过这皇后之位,更没想到该承受的代价会这么大!

袭上心头的慌张和恐惧让苏云浅眼眶红了:“父亲……我不愿再当皇后了……”

苏父反手握住她的手,安慰地拍了拍:“昭昭,只要你好好的,为父就放心了。”

听出他话中的诀别之意,苏云浅只觉入骨刺痛。

她父亲一生都忠于大裴,最后却落了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苏云浅转过身,眼泪不禁簌簌而落。

身后,苏父躬身长拜:“微臣,恭送皇后娘娘!”

苏云浅明白,她不能再多待。

出了大牢。

苏云浅在原地站了片刻,而后朝云枝道:“去永乐宫。”

若还能有人劝动裴敬驰,便只有乌兰绮了。

不多时,永乐宫的宫门出现在苏云浅的眼里。

乌兰绮一见她就迎了上来:“皇后娘娘,您怎么来了?”

苏云浅抓着她的手:“苏家的事,能否请你帮我劝劝皇上……”

这次她没有讲究妻妾之分,如同抓着一根救命稻草。

“娘娘……”乌兰绮面带为难。

还未说完,身后就传来裴敬驰熟悉的声音:“皇后身为六宫之主,难道不知后宫不得干政?”

苏云浅脸上血色褪尽。

就见裴敬驰蹙眉大步走来,挽住了乌兰绮的手。

“还不回去!”

说罢,他转身就要往殿内走。

苏云浅捂嘴咳嗽,声音沙哑发颤:“皇上!你就不愿再念惜最后一丝情意吗?”

裴敬驰却恍若未闻,脚步并未她的话而停留半分。

猜你喜欢

推荐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