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言文学网

散文随笔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散文诗 名家散文 叙事散文 游记散文 春天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写景散文 节日散文 精选散文

初得爱意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秦烬宁温的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大结局(秦烬宁温)

时间: 2024-06-11 22:01:32  热度: 8℃ 

点击全文阅读

初得爱意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秦烬宁温的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大结局(秦烬宁温)  少女和男人的出场让众人的目光落在他们的身上,聚光灯扑朔迷离像是沉溺的月色照耀在他们的身上。
  秦家的盛世宴会是靠着秦烬的脸面和背后的势力撑起来的。
  秦烬不仅是京城最为闪耀的玫瑰庄园庄主,还是所有鼎盛集团的最大投资人,独具慧眼,走到哪里都不会吃亏那种。
  陌生又绝美的少女被矜贵的男人抱在怀里,懵懂却又精明的样子格外有趣。
  “秦先生,这位小姐是?”来者不善,轻佻的语气让宁温身子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秦烬没说话,只是指腹在少女的腰肢上摩擦,微微向前一推。
  宁温也是被秦烬这一动作搞的浑身不自在,但还是保持优雅抬起头来。
  “我是谁,您难道看不出来吗?”语气平和,自觉地缠住秦烬的手臂。
  “呵呵……”
  宁温最讨厌呵呵这种了,这是在嘲讽谁呢,小丫头咬着下嘴唇满脸戾气不满。
  秦烬见状,倾身将她揽在怀里,“宁温,你身后有我,你不必受委屈。”
  宁温看了看男人,嘴里含笑,漂亮的眉眼像是被桃花点缀格外迷离。
  “那我要你亲我。”小家伙面对男人。
  宽肩窄腰,巨大的身影将宁温笼罩在怀里,深邃的瞳仁反映着少女眼里的期待。
  大庭广众之下,宁温要确保男人是真的让她放肆,毕竟亲吻这件事是格外高调的占有权。
  秦烬发出一声轻盈的鼻音笑,他微微低头,一手抬起持着她的下颌,一手插在裤兜里,依靠在餐桌。
  蜻蜓点水,却又意味深长。
  “宁温,不介意的话,我想深入一点。”
  “打住……”宁温快速地扯回他的身子,神经像是被男人轻盈地拨动,扰得她心思痒痒的。
  “秦烬,这么多人,你说这句话,骚不骚啊!?”少女低着头瞟了一眼秦围的人都在看他们,甚至照片刹那间的拍摄,让她怦然心动又足够的羞涩。
  秦烬饶有兴趣地抬起她的发丝,在她的耳边低语,“我的声音不大。”
  “混蛋!”
  在一旁的秦叮叮穿得一身酒红色的礼服,外搭着貂皮,纤细的手中摇晃着酒杯,她的母亲是外国人,她的五官也颇为野性,一双含着愤怒的琉璃眼落在秦烬的身上。
  她的计划失败了,秦家的东西她没能拿回来,还让秦烬侥幸逃脱了,她被父亲关在了小黑屋整整一天一夜,身上的鞭子数不胜数。
  一切都在失控地发展。
  宁温吃完蛋糕后觉得手有点黏,就去了洗手间。
  迎面就碰上来了一位醉汉,金色的瞳仁泛着醉意,铜色的发丝卷卷的,五官长得倒是令人一眼记住,人高马大的。
  他挡住了宁温的去路,眼里满是轻佻,“小妞,真的真嫩,让哥哥玩玩儿?”
  宁温脸上的神色迅速收拢,慢慢地擦拭着水分,眼皮微微上拉看了他一眼,“玩什么?”
  “玩你我都喜欢的啊,只要你陪我,我会给你荣华富贵,你觉得呢?”
  “可我不喜欢,我要走了。”
  宁温没想到看到别人露出这样的眼神时会这么恶心,她瞟了一眼旁边的拖把。
  “跑什么,让哥哥亲亲……”他说时迟那时快,嗅着少女身上的香气,越来越沉沦,他笑得妖孽。
  宁温机灵地拿起地上的拖把,一把打在男人的腿部,见他被打后眼神狠辣,她丢开拖把,跑回大厅。
  宁温躲在刚刚坐的地方,而秦烬此刻不在。
  她眉头蹙了蹙,她看到了那个金毛男人正在寻找她,后面还带了几个人。
  很快,她被锁定。
  金毛男人踏进隐秘的角落,眼神凶狠,“你个臭婊子,敢打老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包养你是你的福气,你还敢打我?”
  宁温自从见了秦烬庄园里奇奇怪怪的东西后,也不怕男人身上所发出来的戾气,因为跟秦烬比起来那就不是一个级别。
  她轻轻地抬了下眼皮,清丽的眼神落在他的身上,“怎么打不过我一个弱女子,还带着一帮人来。”
  “贱人,给我撕了她那张嘴,妈的,我看你还怎么怼?!”男人气得牙齿咯咯作响。
  宁温直接摔破桌前名贵的红酒,摔破出一转尖锐的锋利,指向男人。
  “你敢上来吗?”
  破碎声让秦围的人纷纷吸引过来,隐秘的角落被灯光照的格外清晰。
  “怕什么,她就一个人,妈的,蠢货!”金毛男人直接踢了一脚保安,气势汹汹地朝宁温走了过去。
  “想干嘛呢?”
  秦烬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金毛男人的身后,灯光照射在他的后背上,让他脸上的神情更为深邃,也让刚刚牛批哄哄的金毛男人瞬间腿脚哆嗦。
  “小……小叔?”金毛男人机械地转过头去,尴尬地盯着男人。
  “小叔,这个女人刚刚打我,我在收拾她。”喝醉了酒的金毛男人这时还撒娇地看着秦烬。
  秦烬笑了笑,不似温柔,却带着一丝嘲讽和狠辣,那种凶狠劲儿是极为令人发指。
  “那我刚刚没看到,小鬼,你再打一遍。”
  宁温放下酒瓶,娇气地跑到男人的怀里,哼哼的叫,可委屈了。
  “秦烬叔叔,这个金毛刚刚想轻薄我。”奶声奶气的嗓音略多了丝温情。
  秦烬来了,场面更是极度冷静,连秦家主人都出来了,秦叮叮的父亲,秦烬同父异母的哥哥——秦昊。
  他是修道的,常年穿着朴素的长衫,眼里的精光却让人生厌,他笑着过来,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
  “怎么了,秦烬,都回家了,你怎么还跟侄子计较,不就是个女孩儿吗?”五十多岁的人老奸巨猾,话里有话。
  秦烬没给秦昊一个眼神,反而低下头看着少女,温柔地说道:“小鬼,跟他们说说,你和我的关系。”
  “我是你的小宝贝,小辣椒,小甜心,不是吗,秦叔叔?”她踮起脚,抱着男人的脖颈,眼里含笑。
  秦烬这才看了男人一眼,凌冽的眼神格外冷漠,“听懂了?”

猜你喜欢

推荐散文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