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言文学网

散文随笔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散文诗 名家散文 叙事散文 游记散文 春天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写景散文 节日散文 精选散文

初得爱意(秦烬宁温)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秦烬宁温全文免费阅读_笔趣阁(初得爱意)

时间: 2024-06-11 22:01:48  热度: 8℃ 

点击全文阅读

初得爱意(秦烬宁温)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秦烬宁温全文免费阅读_笔趣阁(初得爱意)  小姑娘依偎在秦烬的怀里,眉眼之间尽是温柔的笑意,她在秦烬面前永远可以肆无忌惮。
  他们家处于小康家庭,平时再怎么接触不到秦家这种上流阶级的人,更别说秦烬这尊大佛。
  秦烬和自家哥哥的交易,准是这个秦烬先来找哥哥的。
  秦昊也没想到跟个死人一样没温度的秦烬竟然有了别人,他眼皮在打架,手中的帕子停顿,“秦烬,不要胡闹,这里是秦家。”
  “秦烬哥哥,他说我胡闹,难道我不是你的宝贝吗?”
  宁温也知道男人来这里也是应付, 眉眼之间多了平日里不可多见的厌烦,她抱着男人的脖颈,眼里瞥了一眼秦昊。
  她此刻就是一只魅惑众人的小狐狸,微醺的脸蛋,纤纤素手在拨开男人的衣领,眼神轻佻高傲,没一点儿小家子气。
  在媒体的拍摄下,她宁温就是全场瞩目的关注点,是秦烬的小作精公主,是祸国殃民的狐狸。
  娇生惯养,是秦烬捧在手心上的天鹅。
  秦烬看着小姑娘依赖的在自己的撒娇,他瞟了一眼秦昊,“怎么了,小鬼的身份还遭到质疑了?”
  说罢,男人圈着少女离开这里,带着小姑娘远离这里,半点情面都没给秦昊留。
  宁温刚刚有些紧张的,毕竟那麽多摄像头对着她,还有秦昊身上所迸射的威严气势,要不是秦烬在后面紧握着她的手,她早就心慌地站不住脚。
  为了缓解紧张情绪,少女喝了一瓶酒。
  宴会后,
  少女坐在车内,她的唇里还遗留着酒香,她醉醺了,慢慢地爬上男人的大腿。
  撑起头颅盯着男人流畅的下颌线,手指在上面拨动。
  “秦烬叔叔,你有胡渣,真是邋遢,我帮叔叔咬下来好不好?”
  少女的嗓音格外妩媚,让秦烬神经紧绷,盯着少女的一举一动,她慢慢地趴起身子,双手耷拉在男人的肩膀上,眼神魅惑地盯着他。
  对秦烬来说,这样的宁温是绝对的勾引,正人君子正等着少女自投罗网。
  少女坐在他的胯上,头埋在他的脖颈处,齿间飘着酒香,柔软的唇落在他微微短浅甚至都看不见的胡渣上。
  “秦叔叔,好短……”
  秦烬整个五官似乎都拧在一起,笑意转换,深邃的瞳仁倒映着她的模样,他一手把握住她的手腕,“宁温,你说什么?”
  宁温被男人吓得半跳,差点从他的身上滑落下去,衣衫不整,完美的身材此刻早已带着泛红的醉意。
  童颜巨**ru。
  秦烬的手漂亮修长,他抬了抬眼镜,那只手横在少女的锁骨上,逐渐上移,落入她的口中。
  “宁温,你在犯浑。”
  明明他在做一些不可述说的事情,偏偏还把罪责怪到喝酒醉的小姑娘身上,要是小姑娘有半点清醒,早就骂男人混蛋了。
  “宁温,你错了吗?”男人似乎很享受这样的场面,眼镜片下的男人格外诱人。
  宁温呆呆地蹲在男人的怀里,一脸不知所措,委屈地撇撇嘴,“秦哥哥,我错了,我错了。”
  “一会儿秦叔叔,一会儿秦哥哥,你在和我玩什么游戏?”
  宁温嘟着嘴,若有所思地抬起头,迷茫懵懂地低下头,像是犯错了的孩子,“那我叫你什么?”
  “叫老公。”
  男人好听的嗓音在少女的耳边幽幽地响起,带着一丝勾引,在勾引着她。
  宁温不满地看着他,柳眉蹙着,“你还知道我叫你老公,你为什么不能努努力,我们都结婚四五年了都还没孩子!”
  秦烬听了,不是滋味儿地抵了抵后槽牙,这小家伙就纯粹喝醉酒了,幸好他录音了。
  他盯着包里的手机,脸上多了幸福和满足。
  秦烬暧昧地凑近小姑娘,吹着热乎乎的空气,“老公很努力,可是宝宝不努力可怎么办呢?”
  “我会努力的,我会努力地为你生好几个好胖小子的?”
  “可以吗,老公~”
  宁温奶声奶气的,简直让秦烬把持不住。
  “好,宝宝。”
  “宝宝这个称呼好好听,老公以后都这么叫我好不好?”
  “嗯。”
  *
  宁温起床后头晕乎乎的,啥事都不知道,先看自己的衣服,还好,没被秦烬这狗男人占便宜。
  “宝宝在看什么呢?”男人似笑非笑地站在门口,盯着少女谨慎的样子。
  “秦烬,你有病啊,谁是你宝宝?”小姑娘虽然对秦烬心里没了敌意,但还是傲娇得要死,这些狗男人得到了就不会珍惜了。
  男人相当合时宜的打开了录音,赤裸裸的声音带着暧昧和妖孽,听的宁温身子一阵酥麻,她没顾得上穿鞋直接跑了过去想要夺去男人手里的录音。
  “秦烬,你混蛋,我不可能说出这么………骚的话?!”小姑娘咬着下嘴唇,脸颊红的像是煮熟了的虾。
  秦烬低下头,趁机亲了亲小姑娘的右脸颊,“宝宝怎么能这么说自己呢,毕竟昨晚我可是听了几百遍呢!”
  “你有病,秦烬,删掉!”小姑娘比男人矮了两个头,根本够不到男人轻而易举放置的位置。
  “删掉干嘛,宝宝说过要给我生好多孩子的。”
  少女见男人死皮赖脸,整的她心烦意乱,她推搡着男人,关上了门。
  “秦烬,我要学习了,你别来打扰我。”
  “…………”
  少女见外面没动静了,她推开门,推桌上放着早餐,她快速地拿走,刚刚男人的话还在脑海徘徊。
  为了屏蔽,少女真的是打开抽屉开始做题了。
  另一边的男人正坐在沙发上,别西卜蹲在主人那里,而巨蟒小千则在阁楼里孵化自己的孩子,没事的时候就钻出铁笼子,跑到楼下和别西卜玩。
  幸好宁温在房间学习,不然她又得被吓死。
  门外不合时宜的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秦叮叮身上鞭打伤痕累累,她倔强地盯着矜贵的男人,僵硬地跪了下来,“小叔,我错了。”
  “我祈求你原谅我。”
  “原谅你?”秦烬身上的蓝宝石蛇王慢悠悠地爬到茶几上,他翘着二郎腿,冷冽的眼神寒人刺骨。

猜你喜欢

推荐春天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