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言文学网

网络日志 实践日志 伤感日志 情感日志 心情日志 非主流日志 爱情日志 心情随笔 热门小说

网恋线下趣事(沈靳恒潼潼)全文免费阅读_网恋线下趣事全文阅读_笔趣阁

时间: 2023-01-30 08:42:12  热度: 375℃ 

点击全文阅读

谁能告诉我。
我一介良民,不过就是在巷子口撕开巧乐兹的功夫,就被人团团围住。
男生音线低沉危险:「是不是姓李?」
「是……是啊。」
我平时尊老爱幼,乐于助人,顶多捏死过蚂蚁,我招谁惹谁了这是,一抬头——
沈……沈靳恒?!
手中巧乐兹没拿稳,掉在地上啪嗒一声。
他以前和我同在梁原九中,体育特长生,身高将近一米九。
偏偏一张脸帅得逆天,又狂又拽。
我对他印象最深刻的,是高二那一次。
沈靳恒桀骜不驯地站在升旗台上,被当众批评,神情却不甚在意,对着怒不可遏的教导主任懒声道:「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麻烦再说一遍。」
那会我是个乖学生,和他基本没产生过交集。
——顶多就是刚好上了同一所大学。
此时此刻,巧乐兹在水泥地面融化。
沈靳恒低头看了眼:「怎么,这就怂了?」
他真的很高,离得又近。
我心里慌得很,只能强装淡定:「没有啊,只是你们这么多人,我就一个人,这不是很公平吧。」
沈靳恒轻哼:「行,把你对象什么的都叫过来,免得说我欺负小姑娘。」
「等我对象过来,你们一个两个的全都得完蛋。」我虚张声势。
沈靳恒身边的其余几人嗤笑出声。
当着这么多男生的面,我没好意思发语音,噼里啪啦在键盘上打字:「哥哥,有人欺负我,你能不能赶紧过来一下!!!」
我网恋对象,跆拳道黑带、散打九段的温柔小哥哥。
沈靳恒再拽又如何,能比得过我对象嘛!
想到这儿,我安心地翘起唇角。
刚发送,边上点烟的沈靳恒手机响了。
还真巧。
沈靳恒咬着烟,低下头。
当拿出手机时,那张肆意妖孽的脸上,罕见地露出了几分慌张,他转身背对着我回消息。
我只隐约听到最后两句话:「定位发一下,我现在过去。」
耶,沈靳恒好像有急事要处理。
我松了口气,这时我手机又响了,肯定是对象的。
我的救星也要来了!
我心中得意,打开语音外放:「哪个混蛋敢欺负我家乖乖,定位发一下,我现在过去。」
「……」
咦?!
搞什么,这不就是沈靳恒刚说的那句……
沈靳恒是我网恋对象?
我原地石化住了。
全场鸦雀无声。
沈靳恒朝我瞥来,那双轻狂张扬的眼也有不信,看我的眼神却渐渐变了:「乖乖?」
「哥哥你……」
我的天。
再叫不出口了。
我瞳孔地震,我的温柔成熟大哥哥……怎么会是这个玩世不恭的拽逼!我做错了什么老天你要这么玩弄我?!
沈靳恒:「你是我家乖乖?」
我当机立断:「两分钟前是,现在不是了。」
然而,这时周围的几个嚣张跟班,气焰顿消,齐刷刷地喊道:「嫂!子!好!」
如果心情有颜色,那么我的脸现在肯定是缤纷多彩。
「谁是你们嫂子?!」我转身就走。
下一秒,手腕猛地被他牵住,沈靳恒直接将我扯到他胸口前:「听我说,这应该是个美丽的误会。」
「我管你是美丽的误会还是丑陋的误会,你快放开我。」
但我这点力气,哪能敌得过一个一米八七的体育生。
他声线霎时温柔许多:「其实我人格分裂。」
「……」
「上一秒暴虐,下一秒温柔。」
几个跟班朋友疯狂点头:「是啊是啊是啊嫂子,我们都可以作证,恒哥他人格分裂,上一秒还把我们打的满地找牙,下一秒就会给我们温柔上药,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两面派。」
真是荒唐。
沈靳恒默了片刻:「……嗯。」
我死命推他:「我信你个鬼,你赔我的巧乐兹!」
2、
僵持之际,巷子口传来一声呵斥。
「谁他妈是沈某人,出来!」
沈靳恒狭长的眼眯起:「你他妈又是谁?」
那人气势汹汹:「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我是昨晚跟你约了在这里线下对线的李某人,怎么还没开始,这就怕了啊?」
神奇的是,那人手里竟也拿了个冰棍。
「同学,帮帮我。」我小声说。
那人鼻梁架着黑框镜,看起来就比沈靳恒像个好人,快步冲来:「你们这帮家伙,怎么还光天化日之下欺负小女生?!」
正道的光,照在了大地上。
我期待不已。
谁知那人刚冲过来,看清眼前的人时,表情立即变了:「你你你……是沈靳恒?!」
沈靳恒:「我是。」
然后,那人像表演杂耍似的,以光速转身就往巷子口冲:「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想本人应该是弄错人了,同学你自求多福吧。」
我:「??」
就这?
世界又一次安静了。
沈靳恒看我道:「乖乖看见没,这完全是个乌龙。」
「你能不能……先放开我再说话,」我不自然地移开视线,鼻息间有淡淡烟草气息,「我快被你勒死了。」
「放开你?」
「嗯。」
「昨晚还跟我要亲亲,」他力道丝毫未变,眼尾轻扬,「今天就连抱一下都不行了?」
我脸色涨红,憋出两个字:「不、行。」
「嫂子,你就原谅恒哥吧,他真不是故意的,」旁边跟班朋友又出声,「这段时间恒哥为你狂,为你疯,为你哐哐撞大墙,我们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沈靳恒:「……嗯。」
男生穿着简约的黑色 T 恤,修长脖颈经脉分明,左侧脖颈的有一串罗马字母纹身,藤蔓似的缠绕在锁骨上方。
此刻,清楚地在我眼前放大。
我心里慌得很:「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而且我一会还有晚课要上,你赶紧放我走。」
沈靳恒松手:「那行,你先去上课。」
说罢他又问:「要不要我送你过去?」
「不了不了,我自己可以走路。」
3.
晚课前五分钟,我坐在教室里,还惊魂甫定。
消化着我在网上撩到的神仙网恋对象,是我高中那会就名声很噪的校霸沈靳恒——这一可怕的事实。
我真的从来都没想过。
我和沈靳恒两个世界的人,还能这样阴差阳错地搭上关系。
沈靳恒在红白跑道训练,我在学习。
他呼朋引伴,玩闹打架时,我还是在学习。
他的青春像风般自由肆意,习惯在人群中央,坦然甚至无视各种视线。
我的高中青春安静又透明,未曾有过所谓的早恋,有些社恐,和男生说话容易变得紧张又高冷。
所以我的第一段恋爱——就是网恋。
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我,怎么会不明白网恋有风险。
但是又抱着一丝侥幸,想着,没准自己就是那个幸运儿呢。
「潼潼,你没事吧?」舍友陈美心关切道,「你手机好像一直在震动诶,不要紧吗?」
我回过神:「没事,让它震动吧。」
这时,我另一个舍友宋丽莎在我前面坐下,跟身边人吐槽:「沈靳恒也不知道忙什么去了,至今都还没回我消息。」
「哎呀,沈靳恒估计忙着晚训去了,来不及回复嘛。」
我看了看屏幕,上面又弹出了两条来自沈靳恒的新消息。
这时,宋丽莎回头看见我:「你们怎么坐这儿?」
我:「一直都坐这儿啊。」
她皱了下眉:「这教室这么大,你们两个哪里不坐偏偏坐我身后啊?」
宋丽莎和我同一个宿舍,平常宿舍轮值她经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其他人都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没说过她,除了我。
我没什么表情:「你有功夫管我们坐哪,还不如赶紧回去把这两天轮到你的垃圾先倒了。」
宋丽莎:「啧,脏死了,明天再说明天再说。」
陈美心小声吐槽:「懒鬼,也不知道她爱的沈靳恒知道她这么不讲卫生吗。」
沈靳恒。
今天是跟这三个字绕不过去了。
我做了几秒的心里建设,点开微信。
他微信被我置顶了,昵称是「羽毛」,当时是我告诉他,我名字里有个「羽」,他立即就将微信昵称换成了「羽毛」。
而我的昵称更是非主流——「他手心的羽毛」。
现在再看,简直是……脚趾抓地。
我又往上翻了翻聊天记录,翻到了自己天天在网上求抱抱,求贴贴的各种发言。
再想到沈靳恒那张拽脸。
要是知道屏幕那边是他,打死我我都不敢这么撩他啊!!
此刻,沈靳恒顶着名为「羽毛」的昵称,给我发消息:本来不也是说好下周见面,现在见面,就相当于提前见面行不行?
沈靳恒:乖乖,理理我。
他给我发了好几个撒娇的表情包——还是我以前从我这儿偷的。
我一时不知道回复什么好,任他发。
沈靳恒:不理我是吧。
沈靳恒:可以,一会我去教室找你。
?!!
这可不行。
给他回了个「干嘛?」
沈靳恒:想跟你道个歉。今天我真不是找你,我是找那个李某人,你刚好又姓李对吧,这真不能怪我。
我:没有怪你。
就是怕你而已。
4.
九点多,下课铃声响起。
我温温吞吞地收拾着书本,教室里不知怎的就喧闹起来了。
一抬头,沈靳恒站在教室门口,运动裤裹着的腿又长又直,眉目肆意又淡漠,招摇极了。
「哇噢是沈靳恒诶,那个大帅逼!」
「真的好高好帅啊救命啊。」
「他是来找女朋友的吧,该不会是宋丽莎吧。」
宋丽莎做事向来高调,班里人皆知她对沈靳恒心有所属。之前在宿舍她时常侧面透露,她加到了沈靳恒微信,和沈靳恒聊得还不错。
宋丽莎身侧的女生道:「你看呀,沈靳恒虽然没怎么回你消息,但是愿意亲自来找你啊。」
什么鬼,他到底是来找谁。
我把头埋得很低。
祈祷着沈靳恒千万不是找我,千万!别!
几秒钟后,视野里出现一双修长的腿,停在我身侧:「下课了对吧?」
那一瞬间,教室里几十双眼睛齐刷刷朝我瞥来。
我顶着各方面的压力,一脸「你是哪位我不认识你」的模样:「同学,你可以让一让吗,你挡住我出座位的路了。」
沈靳恒定定看我片刻:「叫我什么?同学?」
「嗯,你让一让。」
他痞笑:「啧,看着挺乖,怎么还喜欢跟我玩角色扮演?」
5.
角!色!扮!演!
周围离得近的人,在听到这四个字时眼睛放光,像是听到了什么重磅消息。
救救我,他怎么可以若无其事说出这种字眼的!!
我几乎当场气死:「你小点声。」
为防止他说出更奇怪的话,我不得不扯着他手腕,往教室外面走:「走吧走吧。」
可惜这一路人都不少,我头皮发麻。
沈靳恒也任由我扯着,在我身后懒懒出声:「老婆,准备带我去哪儿?」
「老婆」两个字眼一出,炸得我顿时松开了手,耳朵都热了。
确实,在网上我们互相这么称呼过,但是现在这情况……
「你现在想去哪就去哪儿了。」到了楼梯口,我松开他,仿佛找到了逃生之路,一个劲地往下走。
「哎你慢点下楼梯,别摔了。」
他刚说完这话,我就左脚绊到了右脚,整个人重心不稳地往下摔。
腰忽然被人一揽。
我以为他是扶我。
结果我双脚腾空离地,被他单手拦腰搂住,下巴蹭到他肩上。
他跟搂小孩似的。
楼梯口还有同学经过,此刻纷纷投来视线。
我低声说:「沈靳恒你放我下来。」
「放你下来?」他嗓音带着股痞坏劲儿,「放你下来再摔了怎么办?」
腰部贴着他手臂那块,在发烫。
于是,我大学上了两年,第一次体验被人抱着从四楼下到一楼。
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很轻地放下我,我立即站远了些。
「我长得有这么吓人么?」
你长得是不吓人,可是你的手会搂人,可怕得很!
「没有很吓人,」我哪里敢说,「不过你找我什么事啊?」
「我没什么事,」他薄唇勾了下,「就来接你下课。」
「……」
我转身就走:「那行,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还有,今天你掉的巧乐兹

猜你喜欢

推荐非主流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