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言文学网

励志名言 哲理名言 经典语录 经典句子 爱情语录 哲理句子 人生格言

傅嫣楚琰小说免费版最新更新阅读-耽美文学傅嫣楚琰

时间: 2023-05-29 09:47:45  热度: 90℃ 

点击全文阅读

  半个时辰前,内侍省刑房。

  傅嫣拿着一本厚厚的册子,踩着一地的惨叫声进了最里面的刑房,相比较外头那些人的惊恐,这间刑房里的人十分冷静,看见傅嫣进来甚至还冷笑了一声:“贱婢,识相的就赶紧把我送回去。”

  此人正是跟在太后身边几十年的秦嬷嬷。

  面对她的辱骂,傅嫣并不恼怒,好声好气地开口:“尚宫局的账目亏空,秦嬷嬷应该知道吧?”

  秦嬷嬷仍旧一声冷笑,却是闭上眼睛,连话都不说了。

  傅嫣幽幽一叹:“嬷嬷,你最好还是配合些,免得受皮肉之苦。”

  像是被这句话激怒了,秦嬷嬷骤然扭头看过来:“威胁我?你也配?我告诉你,今天你敢动我一下,太后一定会十倍百倍地还给你!”

  傅嫣忍不住摇头:“嬷嬷,你们荀家难道不教你们做人要谦卑的道理吗?这么嚣张,会出事的。”

  秦嬷嬷仿佛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出事?就凭你也想让我出事?你不会真以为抓了那些人就能把我怎么样吧?今天我把话撂这儿,你就是打死她们,她们也没人敢攀咬我。”

  她说得如此笃定,傅嫣忍不住微微变脸,愁苦地叹了口气:“既然嬷嬷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必多言,读一点账目给嬷嬷听吧。”

  她翻开随身带着的册子,清了清嗓子开口:“建安元年七月,七百二十两;八月,九百零六两;十月,八百六十二;建安二年一月,九百八十两……”

  秦嬷嬷起初还嗤之以鼻,可听着听着脸色就变了,这些数字怎么这么耳熟?

  她的确从尚宫局索贿过,可大头都是太后拿,她只是昧下一点零头,太后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怎么样,最多也就是敲打两句。

  可这零头的数字别人是不知道的,她自己也没有记账的习惯,只记得一个大概的数目,别人根本无从查起,除非……

  这人查到了尚宫局和长信宫所有账目的明细,如此才能算出来她昧下了多少。

  秦嬷嬷万万没想到那么隐蔽的事情竟然会被傅嫣知道得如此清楚,瞬间就被这变故砸懵了,刚才的嚣张也不翼而飞。

  “你把这个给我,我可以和太后求情放过你。”

  这种时候,秦嬷嬷仍旧把自己摆在了俯瞰众生的角度,傅嫣的脸色冷了下去:“别做梦了,当初你们可是要杀我的,我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你们?我给你两条路。”

  傅嫣伸出两根手指:“第一,你老老实实地签字画押,把尚宫局的事都揽在你自己身上……”

  “你做梦!”

  秦嬷嬷气急败坏地开口,她显然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

  “那就只有第二条路了,”傅嫣语气冷沉,“我把账目公之于众,太后会被朝臣和宗亲联名弹劾,最后落得为先皇守灵的下场,而嬷嬷你,下场应该会比现在更惨。”

  秦嬷嬷脸色煞白,她张了张嘴,几次试图说话,可最后都没能开口,因为傅嫣说得对,她如果顶了罪,太后还会为她周旋,可如果把太后也牵扯进来,那她就真的没生路了。

  只是她不甘心,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走到这一步。

  她猩红着眼睛看向傅嫣:“东西到底是谁给你的?”

  她做鬼都不会放过那个贱人!

  “嬷嬷先签字画押吧,你如果够痛快,我就告诉你。”

  秦嬷嬷并不相信她,可账册在对方手里,就容不得她抵赖,再怎么辩解这一劫她也是逃不过了,所以犹豫过后,她还是抖着手签字画押了。

  等口供被拿走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没了力气,却还是凭一口气强撑着抬头看向了傅嫣:“现在可以说了吧?”

  她要把那个出卖她的贱人碎尸万段!

  傅嫣也很是干脆,抬手就将账册扔了过来,秦嬷嬷猩红着眼睛翻开,却随即就愣住了,那册子是空白的。

第201章他为什么救我

  想起秦嬷嬷发现自己被骗时的癫狂神情,傅嫣眼底闪过暗光,旁人觉得审问秦嬷嬷难,是因为想的都是光明正大的法子,想让她心服口服地认罪。

  可她的心是黑的,如果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结果,根本不介意过程如何。

  其实能骗过秦嬷嬷,还要多亏对方自己给她提了个醒,如果不是那天在长信宫,她亲口提起她有个侄子,傅嫣还不会找到这个切入口。

  一个终日呆在深宫里的人,要那么多银子做什么?

  只能是接济娘家人。

  而清明司递进来的消息也验证了这个猜测,秦嬷嬷那侄子说是行商,其实根本没做过正经营生,吃喝嫖赌样样俱全,全靠这个姑母养活,只要查出他每月的花销,一本账目自然就出来了。

  接下来,只要故作高深地说个谎话,一切水到渠成。

  但这些她并不想说出来,没人想把自己恶劣的一面展现在人前,哪怕她本性如此。

  “佛曰不可说,钟统领就别问了。”

  钟白被唬住了,大约是他心里对傅嫣本就是十分敬重的,所以哪怕对方没给出理由他也还是听话地闭了嘴,只是没多久就忍不住再次开口,一会儿问秦嬷嬷当时的反应,一会儿又问牵扯了多少人。

  傅嫣倒也好脾气,钟白问什么她就答什么,楚琰看得心里发痒,他已经很久没见过傅嫣说这么多话了。

  他指尖一蜷,轻轻咳了一声:“这次多亏有你,不然会横生很多枝节。”

  傅嫣知道他这话只是出于客气,可想起自己为什么会改主意插手,心里仍旧有些不自在,也不大想面对,语气不自觉冷淡下去,看似在回答楚琰,更像是说给自己听:“皇上不必在意,奴婢只是为了自己。”

  话里划分界线的意思如此明显,饶是楚琰早有心理准备,也还是被她的区别对待刺了一下,他默了一下才若无其事地开口:“都无所谓,结果好就足够了,回去歇着吧。”

  他惦记着傅嫣之前因为操劳宫务而头疼的事,生怕她因为这案子再次发作。

  傅嫣垂眼应了一声,她不是没听出来楚琰语气里的暗淡,脑海里一瞬间闪过那天晚上他睡在自己门外的情形,心口扯了一下,可她还是什么都没说,屈膝一礼就打算走。

  一阵喧闹却忽然自刑房内传出来,她背对着刑房,看不见里头发生了什么,心里也不在意,抬脚正打算走,一声颇为凄厉的叫喊突兀地在耳边炸响:“傅嫣!”

  傅嫣一顿,下意识扭头看了过去,就瞧见本该被关在刑房里的秦嬷嬷,此时正狰狞着脸朝她冲过来,手里还抓着烧红的火钩:“贱人,敢算计我,我要你不得好死!”

  炽热的火钩迅速逼近,傅嫣瞳孔不自觉收缩,她几乎能想象到那东西沾上皮肉会有什么后果。

  大脑叫嚣着要躲开,可事情发生的太快太突然,身体根本来不及反应,眼看着那火钩就要落在她脸上,她甚至已经感受到了灼烫的温度,身体却忽然一阵天旋地转,随即面前出现了一道宽厚结实的胸膛。

  傅嫣愣了。

  皮肉被烧焦的味道蔓延在空气里,抱着她的人也骤然紧绷了身体。

  “皇上!”

  惊呼声响起,钟白一脚踹开秦嬷嬷,慌慌张张地凑过来开始大呼小叫,她这才在吵闹声中回神,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楚琰,在保护她。

  为什么?

  她怔怔看着眼前人,嘴唇开合几次才艰难开口:“你在做什么?”

  烫伤的痛苦显然不好捱,楚琰脸色狰狞了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却不急着说话

猜你喜欢

推荐爱情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