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言文学网

励志名言 哲理名言 经典语录 经典句子 爱情语录 哲理句子 人生格言

许幼鸢陆霄(许幼鸢陆霄)小说-(许幼鸢陆霄)小说免费阅读

时间: 2023-05-29 14:41:03  热度: 142℃ 

点击全文阅读

的方案我们很满意,希望以后我们能够完美合作。”为首的外国人说着有些拗口的中文。

  “当然。”

  陆霄看着合作方上车,黑色宾利行远。

  一辆熟悉的车辆又停了下来。

  陆霄深邃锋利的目光落在后副驾驶座那扇紧闭的车门里,遮光的车窗,看不见里面的人。

  很快副驾驶车门打开,白玉书从车里下来,“陆大哥。”她晕车,脚步不稳的下了车。

  陆霄:“怎么了,不舒服?”

  白玉书摇头:“没事,只是胃里不舒服,等会就好了。陆大哥,我这么晚到,会不会耽误宴会。”

  陆霄抬腕看了眼时间,“还来得及,不用担心。”

  “希望如此吧。”

  车内响起了声音:“陈叔,刚好顺路,先去趟商场。”

  “好的大小姐。”

  白玉书跟着陆霄上了总裁专用电梯,直到来到总裁办,一旁的会议室的休息间,一推门一帮人在里面。

  一个穿着西装黑色包臀裙职业装的女人走了出来,“陆先生,我们已经全都准备好了,请问您身边的这位的小姐就是您今晚的女伴吗?”

  白玉书有些疑惑不解:“陆大哥,这是要做什么?”

  陆霄未回答:“三十分钟搞定!”

  “没有问题,保证会让您满意。”

  白玉书还不知道要做什么,很快就被推了进去,一帮人围拥她走过来,开始洗头化妆做造型。

  在梳妆镜子里,一件白色晚礼服,挂在衣架上,看着就知道很贵,礼服华丽而又优雅,一下子吸引了她的眼球,真的很漂亮,是每个女孩子想要穿的公主裙。

  陆大哥今天是要带她出席宴会,做他的女伴吗?

  白玉书想到这,有些紧张的抓紧了手,心中同时也充满了期待。

  …

  许幼鸢去商场,去给应鸢瑶挑选礼物,既然要去参加宴会,起码也要带礼物去,不能空手。

  反正也是表面朋友,没有挑很久,许幼鸢随便选了条丝巾,没想到一条丝巾也要她八百多块钱,她想退…店员 已经摘掉了标签,已经退不了了。

  还好还有许海生给了购物卡,打了半折优惠。

  那也要四百。

  许幼鸢肉痛,浑身都痛。

  南苑别墅。

  回到房间,正当她不知道穿什么礼服,去参加应鸢瑶的生日宴会,直到她衣帽间的抽屉底下,许幼鸢找到了一个白色的方盒,打开盒子里面正是她要的礼服。

  是露背抹胸纯黑礼服…

  这件应该可以。

  因为是她第一次参加宴会,也没有准备很多衣服,都是很老旧的款式,连她都看不上,更别提传出去丢人了。

  款式颜色虽然简单,但是放到什么时候都不会过时。

  许幼鸢抿唇,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得起来。

  “试试?”

  许幼鸢很快站起来,去了浴室,换了礼裙,直到看着落地镜里的自己,看了看两侧,简直刚刚好,少一点肉,胸前会显空,塌下去,撑不起来,胖了,就会显得整件裙子臃肿,胸前的肉会被挤出来。

  就她这样的身材,要说是高中生,根本没有人会信!

  八点半。

  宴会正式开始。

  应鸢瑶穿着百万私人订制的礼服,跟当红港台男明星,跳了第一只开场舞,惊艳,落落大方,有大家闺秀之范。

  来的宾客都是政坛风云人物,商界有头有脸的人物…

  台下,宾客举杯对敬。

  相谈甚欢。

  那几分钟,确实有些心不在焉,一直不停的看着门外的位置,那期待的眼神像是在等什么人。

  直到迎宾引进。

  应鸢瑶看到了那个男人身边多出来碍眼的白玉书,微扬起的嘴角很快又淡了下去。

  但是她能感觉到,男人的视线,是落在她身上的。

  应鸢瑶在旋转的舞姿中,对站在人群的陆霄,瞪了眼…

  很快又保持着优雅的姿态,结束了这场舞。

  白玉书战战兢兢的不敢四处乱看,这里有很多人都是她不认识的。

  在一架白色钢琴穿着燕尾服的人是世界上著名的钢琴家,Mike吗?

  白玉书惊讶着…

  这就是权势吗?

  站在金字塔顶端,享受金钱带来的优越。

  应该是所有人都拒绝不了的吧!

  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得到的东西,也比任何人都要轻而易举。

  更不需要看别人的脸色活着…

第95章 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跳完舞之后,应鸢瑶接过佣人送来的外套,走到应静雅身边,“妈妈。”

  应静雅看看着女儿脸上有些不开心,拍着她的手,关心问了声:“怎么了?今天过生日还不开心?你喜欢的歌星都给你请来了,我的小宝贝别哭脸了,妈妈带你见几个伯伯。”

  应鸢瑶眉头又皱了起来,“我能不见吗!我想去跟同学玩,天天就是那几个老面孔,一见面不是问这就是问那,我都要被他们问的烦死了。”

  大厅里放着悠扬的音乐,应鸢瑶声音也不大,她的话除了应静雅没有人听见。

  “好了,这都是你以后要习惯的。继承人就要有继承人的习惯。”

  两母女身为这场宴会的主人,应鸢瑶没办法还是被她拉着,去见了应家几个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除了未邀请的江家。

  “妈妈,大哥还是不肯来吗?”

  应静雅心底划过一丝疼痛,扬起了嘴角,“裕树最近接手了江氏集团公司,他很忙,尽量的别去打扰你大哥。那边妈妈已经邀请过了,你哥哥不忙了自然会来的。”

  以前还能在那个家看看他,现在连见他一眼的资格都没有了。

  他到底还是不肯认她!

  直到最后,应鸢瑶终于走到了他的面前。

  应静雅上下打量着面前的人,“听说就是你救了瑶瑶?”

  陆霄穿着黑色礼服,身躯挺拔,浑身线条冷硬,比起平时今天收敛了的气息,比平时柔和了些,“举手之劳罢了。”

  应静雅又看向身旁的人,“瑶瑶,有没有好好跟人家道谢?”语气平淡,礼貌温和,却也带着淡淡的疏离感。

  能有这么好身手的人并不多,要是能为自己所用,防止在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保护在瑶瑶身边,她也能放心。

  只可惜,他是许海生的人。

  这样的人,太不干净,手段阴暗,卑鄙无耻,就算有再大的本事,她也不敢留在身边。

  一头被许海生养大的狼,就算换了个主人,也永远都养不熟,只会是隐患。

  许海生当年干的那些事,可没有人不知道。

  做狗的咬死主人,这种事,他可没少做过。

  她看不起姓许的,也更瞧

猜你喜欢

推荐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