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言文学网

励志名言 哲理名言 经典语录 经典句子 爱情语录 哲理句子 人生格言

辞春阙(晏青扶容祁)小说讲的是什么-主角为晏青扶容祁的小说叫什么辞春阙

时间: 2023-05-29 15:23:01  热度: 153℃ 

点击全文阅读

  扣在椅子上的手微微一紧,她一时竟觉得容祁看出了什么,连呼吸都放轻。

  “无论如何,我会帮你。”

  须臾,她听见容祁这样说道。

  他实在太看得到她眼中的忧愁,知晓她瞒着自己有一些往事,她不愿说,他不追问。

  但也明白她问出的那句话,并非是为姜家的事,也不为黄信的党羽,不为这朝堂的任何,只为往昔,她瞒过的往事里,那时候的她想问的话。

  可那时候已太远了,他当时没在晏青扶身边。

  便只能在多年的以后,她仍纠结着这件事的时候弥补着说。

  “无论如何,我都会帮你。”

  他低着头,便又重复了一遍。

第184章她就枉应这一句“青相”

  晏青扶一时心头触动,素白的手扣在椅子边沿,稍稍用了劲。

  她眼中神情变了又变,才敛下眼,侧颈勾出个漂亮的弧度,她笑着说。

  “好啊,八皇叔。”

  她话应的随意散漫,容祁一时从她话中听不出几分真意,眼神一顿,刚要再探究,晏青扶已经语速极快地转了话题。

  “明日我得出一趟府。”

  “无事出府做什么?”容祁止住话也没再试探,问道。

  “明日要在南街处理姜家和何束,我想最后见一面何束。”

  晏青扶没隐瞒,如实说道。

  “你想试探他黄奕的下落?”

  容祁何等通透,她只说了一句就猜到了关键。

  “嗯。”

  黄奕久久没被韩少卿发现,藏在遄城迟早有一天会卷土重来,不管为大昭,还是为……她自己,黄奕都不能久留了。

  “也好,只是你若想见他,何须等明日。”

  容祁点头应允。

  “这会他们还在宫中,若是我带你去,难免有些惹眼,等晚间的时候该从宫中带到刑部,等那会,我带你去一趟,也好明日避开人群。”

  他思虑周全,晏青扶想了想,随即点头。

  容祁这才坐回了桌案边,处理今日送来的文书。

  晏青扶仍旧拿了本书坐在窗棂边,一手撑着脑袋懒洋洋地看着。

  “近些天边境不安分,许是西域,或者虞为有了动静。”

  不知不觉过了半个多时辰,容祁用朱笔回完最后一本文书,随口和晏青扶说道。

  声音落在书房里,半天没听到回声。

  容祁抬头看去,才发现不知何时晏青扶已经支着脑袋睡了过去。

  七八月间午后的阳光最好,光线顺着窗棂映进来,恰好打在她极漂亮的侧脸,因为睡着,长长的睫毛垂落下来,那一双凤眸里看不见清冷,也没有往常的谋算和谨慎,平添几分温柔和恬静。

  带起的微风拂过她发梢,便将那步摇轻轻晃起,一动一静,最为得宜好看。

  他静静看着,一错不错,只觉得恍如画中人一般,让人只下意识屏息凝神。

  轻轻合了文书,他站起来,顺着走过去,刚要把她手中的书抽走,心念一动,忽然起了意。

  容祁便又走回桌案旁,随意抽了一张宣纸,落座在她对面,抬手勾勒着。

  他动作行云流水,几乎少有停顿,只时不时抬头看一眼晏青扶,似乎不错过她任何细节一般,将手腕处的镯子,和耳边的耳铛也勾勒在画上。

  一张画画了近一个时辰,他停下动作的刹那,晏青扶也睁开了眼。

  四目相对,晏青扶看着他手中未来得及收走的宣纸,下意识地问。

  “什么?”

  容祁便拿了过去给她看。

  那画像上是明丽的午后,王府的窗边,窗外栀子花映的正好,女子慵懒地倚着桌案,手里勾了一本书,正阖上眼假寐。

  紫衣潋滟,秀色空绝。

  “是我?”

  他画的实在和她太相似,连眉宇的神情似乎都栩栩如生,鲜活灵动。

  “嗯。”

  容祁眼中盛着笑意,便又看她问。

  “好看么?”

  晏青扶眨了眨眼,耳边蒸起些热意。

  “一向听闻八皇叔画技绝佳。”

  这便是间接夸赞的意思了。

  可容祁似乎非执意要个答案一样,从她身后半揽着,圈着她的手指向画像。

  “所以,是好还是不好?”

  来了王府之后,似乎容祁越发习惯这样抱她,或者在随意的动作间与她亲密,但也不知道何时,晏青扶发觉自己也早习惯了这样,竟没生出半点不适应。

  这念头只在脑中晃了片刻,又被容祁追问。

  “你说若题字,题点什么上去好?”

  晏青扶摇摇头。

  这幅画本就画的好,意境自成一体,若再写东西上去,倒有些破坏了。

  她少在别人画像中见过自己的样子,如今看着由容祁画出来,竟也有一些微妙的感觉。

  让她没忍住看了又看。

  “喜欢?”

  容祁问她。

  晏青扶稍稍犹豫,便点头。

  “可否送我?”

  向来她开口的事,容祁少有拒绝。

  可这次他只低头想了片刻,便缓声摇头。

  “不行。”

  少从容祁这听到这样的答案,晏青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不过一幅画。”

  “一幅画也分好的价值和不好的。”

  容祁轻轻一笑,又说。

  “此画于我而言,也如稀世珍宝,我珍之爱之,若送人自然是万万不舍的。”

  这是说的什么话?

  晏青扶暗暗瞥他一眼,耳根红透。

  她是发觉容祁说话越来越没边了。

  “但这画的可是我。”

  “若下次画再送你。”

  容祁仍是不应。

  “这次的和下次的能有什么区别?”

  容祁摇摇头,没再应声,将画便又收起来。

  “日后若有想题的字了,再拿出来吧。”

  这是他第一次画晏青扶的样子,不管好坏,总想珍藏起来。

  *

  第二日,大昭瑾帝元年八月初一,是处置姜家的日子。

  昨夜何束从死牢被送到刑部的时候已然太晚,容祁和晏青扶也没再来刑部,今日倒是特意赶了个大早过来。

  本是两人一起来的,才刚到刑部,便有宫中的人来喊了容祁入宫。

  “我让译岸留下等你。”

  虽然在刑部,但容祁到底担心会出什么事,离开刑部前,特意与晏青扶说。

  容祁若不在,她想试探何束更方便,也不必多担心何束乱说什么,这更中晏青扶下怀。

  是以她点点头,抬步进了刑部。

  刑部尚书早得了容祁的指令,一路引着她去了牢房。

  “小姐,这是王爷特意吩咐过的,这死牢里就他一个人,臣先带着他们退下,您若有事,可随时喊臣。”

  刑部尚书送了她过去,仍有些不放心。

  这颜小姐到底是日后的八王妃,虽然不知道一个好好的千金贵女要进死牢做什么,可刑部尚书还是做足了礼数,并且带了足够的侍卫守在外面。

  这一旦出了事,宫中皇上饶不得他,八王爷自然也饶不了他。

  晏青扶便一颔首,让刑部尚书离开。

  死牢里只剩下晏青扶和何束两个人,何束经了一场大变,人已经和以往不一样许多,瞧着憔悴,也没有往日的趾高气昂和神采。

  “颜家女……”

  何束见来人是她,动了动唇嗤笑一声。

  “你一个官家贵女,在这时候来死牢做什么,就不怕……”

  他脚上的铁链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忽然凑近在牢栏上,诡笑一声。

  “就不怕我这个将死之人,拉着你一同下地狱吗?”

  晏青扶静静地看着他,站定在他三步外。

  何束本不在意这么一个柔弱的女子,轻蔑地看了她一眼,又席地而坐,似乎是在等着晏青扶主动出去。

  “昔年是从科举一步步爬上来的尚书郎,家世贫困潦倒,爹娘拼了命将你从荆州送来上京的时候,可有想过如今这一天,为了帮助乱臣谋反而入狱,最终牵连你年迈爹娘流放,而自己将要人头落地?”

  晏青扶静静地站在他面前,在何束已等的不耐烦闭上眼准备休息的时候,忽然淡声说道。

  刚阖上眼的动作猛地睁开,何束死死盯着她,一双眼透出几分猩红。

  “你闭嘴。”

  若是一般贵女被他这一句一喊,再加上他此时狰狞的面容,只怕多吓得不敢说话,可何束只见眼前的人眸中透出几分悲悯和轻蔑,扬起了头,神色锋利,一句一句又说。

  “跟着黄信的时候尚还有几分聪明,黄家倒台将自己摘了个干净,可惜却偏偏拎不清,要跟着姜家再赌一次荣华富贵。”

  尚书的位置并不低,可何束野心太大,沟壑难满。

  而何束听了她这句话,乍然睁大了眼睛,戒备地盯着她。

  “你是谁?”

  一个小小的贵女哪能有本事知道他之前和黄信勾结在一起过?

  这事藏的严严实实,可连皇上也没查到。

  “我是谁不重要,可何大人,流放

猜你喜欢

推荐哲理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