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言文学网

励志名言 哲理名言 经典语录 经典句子 爱情语录 哲理句子 人生格言

满级热火多人追免费无弹窗小说-主角孟子衿宋云深完整版在线阅读满级热火

时间: 2023-05-29 16:21:50  热度: 213℃ 

点击全文阅读

  安奈一把挽过孟子衿的手臂,挑挑眉道:“宋总这么粘你?”

  孟子衿哑口,轻咳了声,“他就是闲的。”

  安奈笑笑,也不戳穿她。

  宋云深这一去就是个把星期,孟子衿没了他之后三餐告危,每天靠着外卖度日,偶尔煮点小粥小菜,但都吃不出快乐的味道。

  她承认,确实挺想宋云深的。

  他临别之前说的那一席话,在他的督促下她认认真真思考了很久。

  那些她所顾虑傅一切问题,在他看来都是小事。

  或者说,他更相信孟子衿能成功。

  孟子衿许久没得到鼓励,现下忽然激情四射,想要撇开一切大胆去做的想法如那一江春水,汹涌澎湃。

  今日天气不好,阴雨绵绵,原本定的外景拍摄也临时取消,安酷很豁达了给孟子衿放了假。

  但下着雨,她不好走,于是在工作室待了会儿。

  安奈整个人身心俱疲,仿佛收到了偌大的伤害,她走过来,手臂搭在孟子衿的肩膀上,把一半的力气往她身上靠去,“老师偏心,不让我休息。”

  一个纸团从不远处丢过来,安酷明显听到了安奈的吐槽,他高喊一声,“你什么时候把交给你的作业完成什么时候休息。”

  安奈长吁了一口气,继续小声吐槽,“看看,活该他快三十了还没谈过恋爱。”

  孟子衿被这句话逗笑,“你怎么知道他没谈过?”

  安奈说起这个顿时来劲儿,撩了撩头发,“高中,大学,我俩都一个学校 ,虽然比他小两届,但关于他的花边新闻我都知道,大学那会儿还有人传他喜欢男的呢。”

  “安奈!”此时的安酷正气势汹汹杀过来,“你当我耳朵聋的么!”

  “噗嗤——”孟子衿忍俊不禁,哈哈笑出声。

  笑过之后,孟子衿在工位上坐了会儿,便拿着伞准备回公寓。站在工作室门前,她抬头看了看雾蒙蒙的天,两条腿不听使唤地始终没迈开脚步。

  她忽然想起宋云深。

  她从未参与他的过去,甚至闻所未闻。

  宋云深的念念不忘,她受之有愧。

  过了好久,她才打开伞走出去,忽然踩到一洼深水,右脚的整只鞋子都湿掉。

  她没在意,加快了脚步。

  回到公寓的时候几乎湿透了全身。

  偏偏今日穿的是白色衬衣,雨点落在衬衣上化开,将里层的肌肤颜色暴露开来。她换了鞋,还未抬头之际,眼下竟悄无声息地出现一双腿。

  心里一咯噔,她猜到了是宋云深回来了。

  咽了咽口水,她抬头时捂住胸口,故作平静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早上。”他声音泛着几分倦意,像是没睡醒,“忘拿东西了?下这么大雨,怎么现在回来?”

  孟子衿笑笑,“本来要出外景的,但是雨太大取消了,安酷给我放了假,就回来了。”

  “洗个澡,把衣服换了。”他移开了视线,径直走到客厅泡茶。

  孟子衿吸了吸鼻子,表情有些尴尬。

  他一定看到了。

  孟子衿进浴室后从镜子里看了看如今自己这副湿身模样,脸颊都禁不住一红。

  实在有些透。

  洗完澡后,孟子衿吹干头发后才重新回到客厅。

  宋云深没回自己房间继续补交,他就坐在那,反复泡着那一壶茶。

  听到身后的动静,他手微微一顿,直接开口道:“过来喝杯茶,暖暖身子。”

  孟子衿换了长款睡衣,但依旧遮不住那惹眼白皙的锁骨,她虚咳一声,慢吞吞走过去,随便找了一个话题,“公司的事情都解决了吗?”

  “嗯,解决了。”宋云深给她递过去一个茶杯,见她一副拘谨的模样,笑道,“怎么,八天不见而已,对我就生疏了?”

  孟子衿立即否认,“哪有。”

  “你父亲知道我在英国出差,特地交代了让我陪你几天。”他声音很淡,但眼睛里的那抹戏谑之意很深,“通话时你爷爷应该也在旁边,估计是你爷爷授意他打的这通电话。”

  孟子衿表情不太好看,“怎么我爷爷他也跟小孩子一样。”

  说起这个,孟子衿打算追溯一下起源,“老爷子是不是受过你们家的恩惠啊?他这人歧视商人不是一般严重,但独独对你不一样,甚至还盼望着我有朝一日嫁给你。”

  孟子衿虽怕孟老爷子,但也把他心思揣度得明明白白。

  闻言,宋云深目光一沉,但却没避而不谈,“你爷爷中年时收过一个女学生,大概有缘无分,他们的师徒之情只有短短一年半。”

  “谁啊?”孟子衿唇上沾染了水渍,抬起手背轻轻擦了擦,眉头上挑。

  从小到大,她还从未听说过自家爷爷有收过学生这回事。

  宋云深低着眉眼,目光在定格在手中的茶杯里,他手微微颤抖,茶水溢出些许,半晌,他才嗓音略沉地开口道:“枞庭。”

  孟子衿还没来得及发出疑惑,他空隙间将头抬起,表情里夹杂淡淡忧伤,“她的名字,叫陈枞庭,生于郢城,葬于企州。”

  孟子衿就这么定定地看着他,手指收紧。也许是情绪渲染,她竟心口难耐。

  耳边甚至能听到外面大雨哗啦的声音,拍打在阳台上的花架上,那些花盆里还未绽放的花,被压断了枝芽。

  她听见宋云深低低地吐出四个字,“她是我母亲。”

  陈枞庭,他的母亲,与她的爷爷,有过师徒之缘。

  所以,孟老爷子才会对身为枞庭创始人的他分外留情。

  孟子衿嗓子微哽,掐了掐手心,眼睛里含着歉意,快速地将手里的茶水喝完。这茶在心口蔓延开来,淡淡的苦涩却在心底流窜。

  她想不到孟家和宋云深有这层关系在,也想不到宋云深对他母亲的爱有多深。

  以母亲之名命名公司之名。

  他的母亲,一定是个值得被爱的母亲。

  孟子衿放下杯子,脚步极缓,站到了宋云深身侧,她轻轻坐下,试探性地询问道:“我可以抱你一下吗?”

  她心疼他。

  很心疼。

  宋云深视线转过来,眼睛里的红血丝肉眼可见。

  可是眼里的星星不见了。

  孟子衿忽然不想经过他允许了,于是一只手穿过他手臂,一只手环着他宽厚的肩膀,轻轻拍打他背部,低声轻哄,“不想提起,我们就不提,但是宋云深,你的妈妈,一定是很温柔的母亲,不然,怎么会变成星星藏在你的眼睛里。”

第44章谈恋爱好不好

  下午时分,雨水渐停。孟子衿第一次看到宋云深的软弱之处,她待在房里,闭着眼捋清现在的思路。

  她好像,挺喜欢宋云深的。

  她之前不乐意答应跟他在一起是因为对他了解甚少,总不能把自己给卖了,如今相处了那么长时间,或许可以考虑试试。

  翻了个身,她灰头土脸地把头总枕头底下冒出来,莫名笑了声。

  中午的时候抱了他很久,宋云深后面还主动加深了力道,两个人起码在相拥了二十分钟。

  呼吸和味道萦绕在两个人身边,孟子衿最后在心跳无法承受时逃回了卧室。

  期间宋云深喊她出来吃午饭,孟子衿装死了好一会儿才闷声回答,“你放微波炉热着,我饿了再出去吃。”

  宋云深第一次纵容了她不按时吃午饭。

  肚子已经饿得不行,孟子衿探头探脑地将门拉开一条缝隙,见客厅里没人了才蹑手蹑脚地往厨房走去。

  只是饭菜还没端上桌,宋云深的声音像是横空出世,带着戏谑的笑声,“去坐着,我来。”

  孟子衿缩了缩脖子,不自然地扯出一丝微笑,“我还以为你补觉去了。”

  宋云深唇边漾着笑意,“肚子饿,不困。”

  孟子衿微愣,跟在他身后问:“你没吃啊?”

  宋云深帮她拉了把椅子出来,示意她坐下后才答道:“

猜你喜欢

推荐哲理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