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言文学网

网络日志 实践日志 伤感日志 情感日志 心情日志 非主流日志 爱情日志 心情随笔 热门小说

小说薛芸晋灼全文无删减版免费阅读-最新全文薛芸晋灼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 2023-05-29 18:06:18  热度: 120℃ 

点击全文阅读

有风从耳边吹过,风里全是她哭着向晋睿抱怨的那句‘你都不要我了’……

晋灼烦闷的闭上眼睛,可眼前又出现那日常华寺后门那里,她朝他轻蔑的笑。

“有些事,勉强不得——与殿下相处这么久,若是良缘,我早就喜欢上你了,奈何一直不喜欢,天意如此,我也莫奈何。”

那是什么天意如此,是她根本就放不下晋睿……

第59章脏了我的池子

晋灼灌下一壶酒,思绪却越发清晰起来。

难怪上次让她进宫领赏,父皇问她有何心愿,那么好的机会,她不提与晋睿解除婚约的事,却将这个恩典给了欺辱她的薛家。

聪慧如她,不会看不懂他给她这个机会的动机,可她却没有好好利用,气得他直骂她‘好了伤疤忘了痛’。

如今看来,她是从来就没想过与晋睿解除婚约。

她与他发生的一切,正如她自己所说,是为了报复晋睿……

所以,一切都是他一厢情愿下的多此一举……

辣口的酒,喝下去胸口却是凉的,晋灼又灌下一壶。

酒劲一上头,他开始后悔了。

天下女子那么多,为何非要她一个?

她既心心念念放下不别人,他霸着她的身子又有什么意思?

晋灼扔下酒壶,起身往水池走去。

水池那里静悄悄的,见到一片衣袍漂浮在南角池边上。

晋灼走过去,见到女人半边身子浸在水里,双手紧紧抓着岸沿,生怕被水冲走了。

离得近了,看到她的脸上还在发烫,双眸紧闭,鸦羽般的睫毛微微颤动着。

看样子,药效还没过。

晋灼冷冷凝着她:“上来。”

薛芸没动,声音嘶哑道:“我已无碍了……”

在她最绝望、最悲痛的时候,他不愿意伸手拉她一把,如今她咬牙迈过那道血淋淋的坎,她已不需要他的慰藉……

泡在水里这会儿,她身体的难受得到压制,人也冷静下来了,从先前陷入前世的悲痛混乱中抽离出来,再次恢复成如今的她。

失去理智时,她会放下身段、没脸没皮的去求他。

如今的她,无论身子再难受,她都不会去求他半句……

晋灼冷冷睥着她。

她脸上虽然还泛着潮红,但神情间已完全冷却下来,全然没有了方才意乱情迷的样子。

那怕她没有睁开眼睛,晋灼也能想象,此时那双星眸里,必定是冷若寒星,又成了她平时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样子。

也只有在晋睿面前,她才会表露她最真实的情感。在他面前,她从来都是敷衍、抑或是冷漠……

晋灼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声线冷下去:“上来。”

薛芸被迫睁开眼睛望向他。

男人的手指冰凉,深邃凤眸里涌动着她看不明白的陌生情绪,薛芸心里一慌,咬牙道:“我自己呆着就好……”

晋灼勾唇嘲讽一笑,声音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放心,我不会碰你,只是不想你脏了我的池子。”

薛芸神情一怔,不等她反应,身子已被拽出水面,落在了岸上。

薛芸慌乱的拾起地上的披风披上。

“长亭!”

晋灼朝外喊了一声,长亭立刻进来,“送她出去。”

晋灼让长亭将薛芸送出灼王府,可长亭那里真敢就将她丢在门外——主子明显是一时气头上,他若是连这点眼力见都没有,那真是白跟他身边十几年了。

长亭驾马车抄小路送薛芸回镇国公府。

车上,长亭看着一直沉默不语的薛芸,以为她在生自家主子的气,不由替他解释道:“殿下今日去找姑娘,是要告诉你已将赵嬷嬷安排妥当,只等旺儿一出来,就将他们祖孙二人送去安全的地方的……后来一听小姐去了睿王府送酒,殿下立刻察觉到不妥,就跟过去了……”

说到这里,长亭挠挠头,讪笑道:“殿下去时好好的,后面突然就不高兴了,大……大抵是见到小姐被欺负,心里气恼了……”

“长亭……”

薛芸披着披风一身湿漉的靠在软枕上,问他:“我记得你先前并不喜欢我,为何突然又对我好起来?”

长亭之前对她的反感,薛芸感觉得到的,她也明白他反感她的原因,他不想自家主子与她这样有了婚约的女人搅在一起,免得坏了晋灼的名声。

长亭一怔,却是没想到她会突然问这个。

好一会儿,他不好意思道:“不瞒二姑娘,先前为了劝殿下不要同你在一起,我还挨了三十军棍。但后来我看到每次殿下与姑娘你在一块儿,都很高兴,我想,殿下大抵是真的喜欢小姐,所以就……”

“呵……”

薛芸一声轻笑打断了长亭的话,连她自己都不相信的事,别人说她会信吗?

她永远记得,游船上他是如何冷漠无情的拒绝她,丢下她独自逃生的。

加上方才,他将她扔在水池边扬长而去,已是第二次在她绝望之时,对她弃之不顾了。

晋灼哪里是喜欢她,他只是贪恋她的身体,抑或是为了报复晋睿,将她当成发泄的工具……

回到青槐阁,薛芸命人关上大门,大长公主派了金嬷嬷来见她,她也不见。

兰英兰草两人躲在门外哭了好久,她们万万没想到薛家竟会将这样腌脏的手段,用在自家姑娘身上,她再不受待见,也是薛家二小姐啊,怎能被她们当成娼妓般送给睿王玩弄?

不一会儿,院门再次被敲响,却是晋睿来了。

原来,晋睿带人灭了书房大火后,回头去临水亭找薛芸,却发现人已不在了。

晋睿立刻怀疑,是有人故意放火引开他的注意,带走了薛芸。

这个念头一起,晋睿心里恨如头醋——如果真是这样,不论带走她的人是谁,她都已经不洁了。

如此,他立刻朝镇国公府赶来,就是要看一看她是回府了,还是跟人跑了?

兰英正要开门去赶人,薛芸却从屋里出来,亲手打开了院门。

晋睿站在门外,一见到她,目光从头打脚打量了她一番,质问道:“表妹一声不吭就走了,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我如何跟镇国府交待?”

薛芸此时最不想见的人就是他,听到他的声音都感觉恶心。

但又不得不见他。

他疑心那么重,若是不打消他心里的疑虑,只怕他会像对付沈鸢一样,对她也下手。

在没有十足的把握离开他的掌控之前,薛芸一步都不敢踏错。

忍下心中的嫌恶,薛芸红着脸嗔道:“那样的处境,我若不走,难道要留在那里任你轻薄吗?”

晋睿看着她娇憨的样子,心里的疑虑打消了大半,想起先生的话,笑道:“我等下就去找姑祖母,商议下聘的事。”

第60章下聘

上院里,大长公主送走晋睿后,满意笑了。

薛芸悄悄回府,一回来就关上大门不肯见人,睿王马上又追了过来,当即就将下聘的日子定了,且火急火燎的就定在五日后。

这一看就是两人好事已成。

果然只有生米做成了熟饭,才能断了睿王的其他念想,让他收心把婚事办了。

“就是不知道二丫头会不会明白我的一番苦心?”大长公主无奈的喟叹道。

金嬷嬷笑道:“就算她一时间不明白,等日后嫁进睿王府享福了,她就会明白公主的良苦用心。到时感激你都来不及,哪里还能怨怪的?”

大长公主笑着点了点头,吩咐金嬷嬷给薛佑宁准备好参加花宴的服饰衣裙,务必要在贵妃娘娘的花宴上一鸣惊人。

如今睿王与薛芸的婚事已定,只余下薛佑宁与灼王的婚事了……

镇国公府里再次忙碌起来,下聘是个大日子,马虎不得。

“小姐,三小姐今日开始绝食了,还将为她准备参加花宴的衣裙都绞了,哭闹得很厉害……”

一大早,兰英就附到薛芸的耳边轻声禀告道。

“沈鸢呢?她如今怎么样了?”

自从没了孩子,又被晋睿取消婚事后,沈鸢就好似在薛家消失了一样,不见她出来见人,也没有听到青杏院有一丝动静。

“听说一直卧病在床,夫人已请示了老夫人,等她小月坐满,就送她回她自己家里去。”

沈鸢小产,最高兴的莫过于叶氏——她沦落到今天这个样子,这一辈

猜你喜欢

推荐心情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