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言文学网

人生哲理 英语文章 励志文章 人生感悟 爱情文章 经典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心情文章 搞笑文章 非主流文章 亲情文章 读后感 观后感

周溪陆长河(割舍契约)小说免费无弹窗大结局-周溪陆长河小说全文完整版阅读

时间: 2023-09-30 14:40:01  热度: 823℃ 

点击全文阅读

我嘶哑地开口:「早点回来……领离婚证……不然我死不安生。」

「陆长河,你搞什么鬼?明知道我在跟孟博约会,你还打电话过来!」周溪的声音冰冷一片。

我啧了一声,病痛之余还冒出了一股火,可不等再说,周溪又道:「不要打电话来了,你必须遵守约定!」

她挂了电话。

小灵急得冒烟,再次打过去,可没人接听了。

她一阵哀叹,苦恼地抓自己头发。

我斜斜眼,第一次觉得周溪这个「小孩」烦人!

12

不知道是第几次从阎王爷手里活了过来。

今天是难得的艳阳天,我的精神竟也好了许多。

小灵又来看我了,见我气色好了不由一喜,随即黯然。

将死之人,气色好了,大抵是回光返照了。

回光返照了,那就是真的要死了。

「离婚冷静期过了吗?」我的声音仿佛漏风的破布,嘶哑难听。

小灵看了一下日期:「还有三天才过……」

三天后,我就能跟周溪正式离婚了。

从此再无瓜葛!

「好,再扛三天,阎王收不了我的。」我笑了一声,给自己打气。

一向活泼的小灵不吭声了,眼眶却是红的。

我好笑,又看看艳阳天,感觉自己气色愈发好了。

那我必须干一件事了。

「小灵,你能拿笔和纸来吗?」

「好。」小灵二话不说就去找了。

有了笔和纸,我可以写东西了。

其实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就是一些遗言,毕竟我有两个亿呢。

我慢慢地将遗言写在笔记本上,想到一条就写一条。

【我死后把我葬在父母和妹妹旁边,地址在南山公墓六排八号。】

【给希望工程捐款五百万。】

【给儿童基金会捐款一千万。】

……

我的遗言挺多的。

小灵好奇偷看:「陆先生,你写遗言给周总吗?」

放屁!

13

我写了两天遗言,回光返照的效果大打折扣了。

我又开始病恹恹地躺着了,动一下都痛。

那种从头皮到脚趾的痛拉扯着五脏六肺,让我分分钟想从窗口跳下去。

死了一了百了!

可我还得等一等。

等到领离婚证。

一天、两天、三天……时间到了。

小灵不见了。

她昨晚没有陪护,而是早早回去了。

病房里很安静,我能听见管子里液体流动的声音。

不知道是不是太过疼痛了,以致于我都完全麻木了。

我今天竟不觉得痛了。

这可厉害了,毕竟我回光返照的时候都会痛,现在却不痛了。

我稍微用力坐了起来,捏了一下拳头。

有点力气。

重要的是不痛了!

我抓紧时间写遗言。

【给我老家平头村捐一条路和五十杆路灯。】

【给城东孤儿院捐献三百万现金以及各类生活用品。】

【我死后,若器官还能用,也全部捐出去,留点骨头给我烧成灰埋亲人身边即可。】

写完最后一个字,我力气被抽干,似风中枯木一样倒下。

与此同时,房门被重重推开,周溪来了。

她终于回来了。

我竟凭空生出了一股力气,拉着被子盖住了全身。

我不想见她,感觉见了她,死都不安生。

「陆长河,你搞什么鬼?」周溪缓步而入,语气冷淡,「小灵说你得了癌症,你演上瘾了?用这么狗血的把戏?」

我没有回答,躺在黑乎乎的被窝里,想着你赶紧滚吧,让我安享晚年行不行?

「你说话,不要装了!」周溪呵斥了一声,「我们的约定是十年前就说好了的,你也答应的,我没有对不起你!」

啊对对对,你没有对不起我,所以请你走吧!

「陆长河,你哑巴了?」周溪走到了床前,一把掀开了被子,「你装病不想跟我领离婚证是吗?你到底要……」

她的话戛然而止,因为她看见我了。

看见了我丑陋的秃头,看见了我凹陷的脸颊,看见了我枯瘦的躯干。

我卷缩了起来,好痛。

比当年出车祸的时候还痛。

「陆长河……」周溪整个人僵住了,如遭雷击。

随后她难以置信地扑到我身边,全身不受控制地发抖,张嘴大喊:「陆长河!」

我无法回应。

「陆长河!」周溪突然大哭,「你真的病了?你为什么瞒着我!你这个王八蛋!为什么瞒着我!」

瞒着你?我不是给你看了诊断书吗?

是你不信啊。

还有,能不能别碰我了,我快痛死了!

14

「你说话啊,你不会有事的!」周溪还在哭,哭得撕心裂肺。

我直接痛晕了过去。

这一次,沉睡了很久。

醒来的时候是半夜,我眨了好半晌眼才夺回了一点视野。

依旧是病房,不过换了个更高级的病房。

可能是周溪帮我换的。

她竭尽全力抢救我。

我又干赢了阎王,真牛逼!

房间里的光线是朦胧的,我看不真切。

耳畔倒是听见了门开的声音。

有人走进来了。

我以为是护士,结果是周溪。

周溪坐在床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

我闭上眼,睫毛却很明显地跳动,代表着我的生机尚未流逝干净。

「你醒了吗?可以睁眼吗?」周溪大喜过望,轻轻握住了我的手。

我是醒了,可又好像在做梦。

我便保持着静默,不愿睁眼。

周溪不喜了,她用脸蹭我的手:「陆长河,你真傻……离婚证我们不领了,你醒过来好不好?」

不领了?

为什么啊!

凭什么啊!

我在心里质问,可实在没力气问出口。

所以我还是静默着。

周溪的眼泪落在了我手背上:「我这几天一刻都睡不着,我总是想着你,想着你痛不痛,想着你伤不伤心。」

「我好蠢,放任你不管,非要去圆年少的梦,其实,那只是个无关紧要的梦罢了。」

周溪的泪水越来越多:「二十二岁时的遗憾,困扰了我一生,我便觉得这一生一定要圆梦,可等梦圆了我才发现,在我身边的才是我最值得圆的梦!」

我无法回应,太累了。

也不想听她叽叽歪歪什么梦了。

烦人!

房门又被推开了。

不知道谁进来了。

我听见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周溪,你这几天一直在这里,不眠不休的,你的身体吃不消的,我找三个护工轮流照顾他,你跟我走吧。」

「不用!」周溪的声音坚定又固执。

男人哑然片刻,苦涩道:「我想问你,你还爱我吗?为什么度蜜月回来后就不理我了?」

周溪沉默了。

男人叹了口气:「其实我都察觉到了,你我早已不是十年前的恋人了,从我们重逢那一刻起,你的心思就无法集中在我身上。

「但你在刻意跟我亲近,刻意找回我们失去的爱,你在欺骗自己,你试图说服自己还爱我。」

男人走近了两步,似乎在打量我。

「可是你不爱我了,或许是因为他的原因吧,我终究还是输给了这个娘们吗?」

「闭嘴!」周溪咬牙切齿,不允许孟博骂我娘们。

孟博哑了。

周溪又握紧我的手,朝孟博嘶哑地说着:「你走吧,我确实不爱你了,我被二十二岁的遗憾困住了,看不见这十年里的他。

「他要死了,我才发现,我最大的遗憾不是你,是他!」

男人闻言默立半晌,最后颓然离去。

周溪俯身亲吻我:「陆长河,我爱的是你。」

额……

怎么说呢,不如让我死了吧。

我真的好痛。

一歪头,又晕了过去。

15

天亮的时候,我又清醒了。

该说不说,我的命真硬。

小灵坐在旁边,见我醒了松了口气:「陆先生,你醒了就好,要吃东西吗?」

我今天难得有了点胃口,也许是心情好了吧。

我点了点头。

小灵端起早已准备好的粥喂我。

将死之人,我也不在乎能不能吃粥了,反正有就吃。

我艰难地吞咽着,吞了几口后,小灵笑着道:「这是周总熬的,她根本不懂做饭,熬了好几个小时,手上全是烫伤了,怪可怜的。」

呕……

我全给吐了出来,原来是周溪熬的,难怪又糊又粘——我刚才寻思是小灵熬的,所以坚持吞下去,免得伤她心呢。

「陆长河,你怎么吐了?」门被推开,不知道躲了多久的周溪走了进来。

她眼睛红红的,好几天没睡觉了。

「难喝,所以吐了。」我翻身躺下了。

我本来就难受,还得喝这么难吃的粥,更难受了,必须侧躺着缓解一下。

「陆长河,你那么恨我吗?」周溪走了过来,小灵让出了位置。

「我消化不良,必须这么躺着。」我背对着她,越来越难受。

周溪吸起了鼻子,试图抓我的手。

我赶紧抽开:「别碰我,我皮肤火烧一样,碰一下特别痛。」

这些都是实话,可周溪越发伤心了。

「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一直活在过去的遗憾中,其实我早就爱上你了,是我太蠢了……」

周溪泪如雨下。

我听得头痛欲裂。

「你能不能别絮絮叨叨了,我都快死了,听你唠叨生不如死!」我哀求了起来。

姐,饶了我吧。

周溪捂住了嘴,泪水长流。

16

周溪的一锅粥,差点没把我送走。

我缓了

猜你喜欢

推荐人生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