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言文学网

励志名言 哲理名言 经典语录 经典句子 爱情语录 哲理句子 人生格言

无广告小说嫡母在上,逆子孽女都跪下正版在线阅读,云初楚翊全文在线阅读大结局

时间: 2023-10-23 14:29:00  热度: 1901℃ 

点击全文阅读

楚翊左右是查不到什么东西,也就没有接着往下面查。
这件事只要做过,就不怕找不出线索来。
只不过现在时间不对,或许再等等,等何觅的倒台,到时候一切都会水落石出。
至于楚翊为什么这么坚定何觅会倒台呢。
这一点楚翊自己也说不好,但是何觅一定会下去。
就算让何觅下去的这个人不是别人也会是自己,楚翊深知自己不会让何觅在那个位置上待太久。
这不是楚翊的第六感,而是源于她的自信。
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拦住楚翊的步伐,她从一开始就很明确自己这一趟的目的。
既然有目的,不管过程怎么样,楚翊一定会让结局成为她想要的样子。
楚翊自己有信心,楚翊身边的人同样对楚翊有信心,只不过这件事,到现在姜云升也不知道多少。
不急,哥哥。
云初第二天早上下朝之后关于皇后怀孕这件事已经传遍了整个宫里。
云初从听到这个消息开始脸就黑了个底。
没有其他的原因,到底还是在意何觅肚子里那个。
云初昨晚三令五申,自己身边的人是绝对不会做件事,但是何觅就不一定了。
按照太医的话,这个孩子八成活不下来,但是只要怀孕了,怎么就不是一个争宠的机会了呢。
到底还是何觅心狠。
云初自己叹了一口气。
何觅这个信息放出来就是坐实了昨晚云初的离席就是为了这个皇后怀孕的事情,也算是另一面彰显了云初对这个皇后的在意了。
也让昨晚心中只是猜测的人心里落实了想法。
也正如楚翊所料,总会有人忍不住的。
这个人是谁,也绝对不会好过。
至于楚翊自己现在并不打算插手这些事。
至少到现在为止,云初对她一直都挺好,宠爱没有丝毫减少,楚翊就也没必要因为这些小事去脏了自己的手。
这不代表楚翊的手是干净的。
恰恰相反,只是这些人在楚翊的心里还不配让她来动手。
但并不是后宫所有人都有楚翊这样的觉悟,最好的例子还是何觅,一国之母的身份,就是不要云初的爱,难不成就生活不了了吗?不见得。
云初昨天的时候该给何觅的赏赐已经不差的送到了何觅宫中,当时众人都是以为这是因为何觅身体的缘故,今天的事情的爆发,这些人也算是彻底的知道了事情的原因。
既然是这样,那么照常理来说,云初就需要把东西再送一遍,这是给何觅这个皇后的面子。
只不过云初也不想顾这些想法。
原本何觅不老实的想法就已经让云初对其好感不甚当初,何觅还有胆子自己谋划这些事,更是在云初心中的地位一跌再跌。
因此,这个面子何觅是得不到。
云初现在甚至是不想去找何觅,原因也是别无其他,膈应。
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去找楚翊了。
云初吩咐王盛把折子都送去楚翊的昭华宫。
自己也没有坐轿子,反倒是漫步走着过去,只不过现在是舒服了,等会儿跟自家宝贝也调情了,就是不知道这个奏折是谁的任务了。
云初来的时候楚翊正收好燕国兵书,正在院子里,坐在亭子里,也不知道在发什么呆。
楚翊的昭华宫,已经是仅次于何觅,带有一个院子,只是一件极为稀疏平常的事情。身边的春华春枝也不在,就女人一个人孤单的坐在那个地方。
云初也是一个人来的,送奏折的王盛还没有来,现在整个院子只有发呆的楚翊和看着楚翊发呆的云初。
也不是云初自己来了不愿意说话,而是不管什么时候见到楚翊,无论何时何地,他发现自己都会被楚翊的容貌震惊。
哪怕这张脸已经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面孔。
云初也没有愣多久,好似是一阵吹过叶子花瓣的风,唤醒了云初。

云初走上去,坐在楚翊身边。

他解开自己身上的披风搭在楚翊身上,不经意间看到楚翊被冻的微微发红的指尖,怒意不知为何波涛汹涌。
“春华呢,也不知道照顾自己主子,都冻成这个样子了。”
楚翊愣了一下,看着云初,慢慢起身行了个礼,“见过陛下。”
这下子云初眉头皱的更紧了,男人的直觉告诉他,这不对劲,为什么今天的楚翊与寻常不同,今天都不会撒娇了!
云初看着楚翊垂着头,鼻头有些发红,不知道是哭了还是冻着了,烦着不管怎么样,云初发现自己看着楚翊这般样子心中也不是很舒坦。
他在心中想了想他自己到底是犯了什么错,惹得楚翊是这般憔悴模样。
云初冥思苦想,也只有何觅这件事。
他郑重开口,“昨日,抱歉,我不该纳小老婆,我也不该晚上把你一个人扔在一边。”
楚翊看着云初可怜巴巴的样子,就差噗嗤笑出声。
她的身体情况她自己最是清楚不过了,她不会允许自己因为这些事小事来伤害自己的身体,但是如果是通过装可怜来激起云初的愧疚之心,她到是觉得无所谓。
所以,云初今天又是被楚翊算计的一天。
楚翊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这会儿倒是不怎么注意规矩,也不等云初,也不在意云初,自己就离开了这个小亭子。
大抵是回寝宫了。
云初能怎么办,自己没处理好,也只能追上去哄老婆。
云初追上寝宫,殿里布置的很温馨,看起来就不是楚国这边的风格特色,也就只能是燕国那边的。
这个时候云初心中想的还是:这个布置不错,可以借鉴。
所谓借鉴,无非不就是照搬。
重点不是这个,云初明明没有慢楚翊几步,但这个时候在殿里却没有见到楚翊的身影。
他正在左右观看寻找的时候,唇上贴上一抹柔软。
好了,是老婆自己来投怀送抱。
既然自己来了,云初看着有了台阶给自己下,连忙伸腿大步迈下。
云初一只手抓住楚翊两只手,带着楚翊来到了寝宫的榻上。
云初覆在楚翊身上,一只手牢牢禁锢住楚翊的两只手,另外一只手已经摸索到了楚翊背后的衣袋。
楚翊这个时候背过头去。
“现在还是白天。”
云初附在楚翊耳边,轻声,:“白天才是安慰。”
耳边声音仿佛放大了许多倍,在楚翊脑子里面转个不停,浑身一颤,她早已被吻的喘不上气。
正是关键时候。
“陛下,您要的东西放在书房了。”
是王盛,虽说王盛人没有进来,但是声音是切切实实传到了两人耳中。
云初咬牙。
这个坏事的。

猜你喜欢

推荐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