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言文学网

励志名言 哲理名言 经典语录 经典句子 爱情语录 哲理句子 人生格言

温如宁陆斯年小说(携手四年的感情这一刻彻底结束了)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携手四年的感情这一刻彻底结束了全文无删减版

时间: 2023-11-10 13:10:17  热度: 828℃ 

点击全文阅读

温如宁移开目光,眼神闪烁:“对不起,昀竹哥哥,我现在真的不想再去爱谁了。”
温如宁拒绝也是唐昀竹意料之中的事情,他没有再继续追问什么。
唐昀竹看到温如宁疲惫的神色,嘱咐了句:“好好休息。”
随后他就转身离开了。
之后的几天,陆斯年没再出现在温如宁的面前。
好像日子又回到了陆斯年出现之前,只是温如宁知道,陆斯年并没有离开。
她总能察觉到身边若有若无的视线,店里时不时地收到一些小礼物,还有晚上楼下停着的熟悉的车辆。
对此她并没有多说什么,想着过段时间陆斯年也许就会放弃了。
这段时间唐昀竹还是经常来找她,温如宁不得不承认,她对唐昀竹其实是有依赖的。
在陆斯年没来的那半年里,唐昀竹一直照顾着她,温柔体贴,面面俱到。
她在不知不觉间已经习惯了唐昀竹的存在。
之前抑郁症不仅是因为陆斯年的出现让她想起了过去的伤痛。
更是害怕自己现在依赖信任的人也是欺骗自己而来。
如今,弄明白一切后,她也想要鼓起勇气给自己和唐昀竹一个机会。
一天下去,唐昀竹来她的花店帮忙。
温如宁装作无意地问道:“昀竹哥哥,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唐昀竹闻言,明白过来她的意思,心跳瞬间加快。
他看着温如宁,重重的点了点头:“是,我比这世上任何人都要喜欢你。”
看着唐昀竹真诚的眼神,温如宁犹豫了会回后终于下定决心问他:“那我们试试好吗?”
唐昀竹这一瞬间仿佛被惊喜砸中,不敢置信地问道:“真的吗如宁?”
温如宁不好意思地红了脸,点了点头。
唐昀竹激动地紧紧抱住了她,此刻对他来说好像做梦一般。
门外的陆斯年远远看着这一幕眼神落寞,可他又有什么资格上去分开两人呢?
如今只要温如宁好好的,这比什么都重要不是吗?
接下来的日子,陆斯年仿佛自虐一般一直跟着唐昀竹和温如宁。
看两人一起去看日出日落,一起去吃海鲜烧烤,一起牵手散步。
他的心好像被割成了一块一块,让他痛苦不堪。
可这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的,又能怨得了谁?
只要温如宁能获得幸福就好,即使那个给她幸福的人不是自己。
就在陆斯年想要放手成全唐昀竹和温如宁时,一天早上,他开车去温如宁花店的路上。
陆斯年无意间看到唐昀竹正和一个年轻俏丽的女孩抱在一起。
他下车悄悄走过去时,两人已经分开对立站着。
陆斯年躲在墙角,听到两人的对话。
娇滴滴的女声响起:“你怎么跑到这来了?叫我好找啊。”
“你来这做什么?”唐昀竹冷冷地。
“自然是来找你啊,你把我一个人扔在国外,我太孤单了。”女孩撒娇道。
在墙角听着的陆斯年心中对两人的关系充满了疑惑。
还没等他想明白,就听女孩继续说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和我结婚啊?”
陆斯年心中一惊,没想到唐昀竹居然在国外已经有未婚妻?那他还追求如宁?
陆斯年怒上心头,想着不能让温如宁被蒙在鼓里,于是驱车去了花店。
唐昀竹并没有注意到墙角偷听的陆斯年,他有些不耐烦地看着面前的女孩。
“唐心蕊,我说过了,我不会娶你的。欠你家的恩情我早就还了。”
唐心蕊并没有因为这句话受到任何影响,自顾自说道:“哥哥,我可以再等等,但可别让我等太久了。”
说完后唐心蕊就转身走了。
看着唐心蕊离开的背影,唐昀竹攥紧了手。
没想到她竟然追到这儿来了,想着她刚才说的话,他心中不由升起一股不安。
花店内。
陆斯年推开门走进去,迫不及待地想要告诉温如宁自己刚才听到的事情。
温如宁正在修剪花枝,一见来人是他,以为他还没死心,立马冷了脸色。
她刚想叫陆斯年出去,就听见他说:“如宁,唐昀竹骗了你,他在国外有个未婚妻。”
温如宁心脏一紧,但她第一反应是不信的:“你不要诋毁他。”
陆斯年见她不信自己,眼里有些受伤:“真的,我刚才过来的路上看到他和一个女孩子抱在一起。”
他犹豫了会,还是将自己听到的说了出来:“那女孩问唐昀竹什么时候和自己结婚。”
温如宁僵住了,手中的剪刀也掉到了地上。
陆斯年看她怔住不知作何反应的样子很是心疼。
他正要上前抱住她安慰时,门口传来唐昀竹的怒吼:“陆斯年,你在做什么?”
唐昀竹冲过来拉过温如宁将她挡在自己身后,眼神幽深:“陆总是忘了你说过的吗?”
陆斯年鄙夷地看着唐昀竹:“我倒是要问问,唐总有了未婚妻还来招惹如宁是什么意思?”
唐昀竹顿住,随后想到陆斯年应该是看到早上的事了,没准他已经告诉如宁了……
唐昀竹突然有些不敢回头看温如宁的表情,怕看到她眼底的怀疑和厌恶。
可现在陆斯年还在面前,不是解释的好时机。
唐昀竹直视着陆斯年的眼睛,开口赶人:“早上的事我自会向如宁解释,就不劳陆总费心了。”
陆斯年自然是寸步不让:“解释?我看是哄骗吧?”
唐昀竹不再理会陆斯年,转过身握住温如宁的手:“如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什么未婚妻。”
温如宁愣愣地抬头看向唐昀竹的眼睛,面前的这双眼中盛满了紧张期待和真诚。
不管怎样,自己也该听一下他的解释,这是她选择要相信的人。
等陆斯年还想开口反驳唐昀竹时,温如宁冷冷开口:“陆斯年,你出去吧。”
陆斯年心底狠狠一痛,没想到温如宁还要选择相信唐昀竹。
他眼神失落地转身离开了花店。
可他也没有走远,就在对面街道的咖啡店内远远地看着店内发生的一切。
要是唐昀竹恼羞成怒对温如宁做些什么,他可以第一时间冲过去帮忙。
陆斯年走后,温如宁平静地说道:“现在你可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唐昀竹叹了口气,情绪有些低落:“这件事说来话长,去那边沙发坐着说好吗?”
温如宁点了点头,跟着唐昀竹到沙发上坐下,静静地等他开口。
唐昀竹踟蹰了一会,深吸了口气问温如宁:“你还记得我说过我被一家有钱人收养去了国外吗?”
温如宁点了点头:“记得。”
唐昀竹继续道:“那家人并不是没有子女,他们膝下有个女儿,叫唐心蕊,我养父母很是宠爱她,收养我是因为唐心蕊不想接管公司才想让我来帮她打理公司。”
温如宁没想到唐昀竹是因为这个原因被收养的,有些愣住了。
唐昀竹声音有些沙哑:“唐心蕊被我养父母宠坏了,性格骄纵,脾气也很差。”
说着他皱了皱眉,似是陷入了一些不太好的回忆中。
“我刚到那家的时候,她觉得我是她父母请来伺候她的,又觉得我分走了她的宠爱,总是针对我,对我非打即骂。”
“我没办法反抗,我养父母只会纵容她,我在他们眼中也不过是个工具罢了。后来我长大了,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才从那家脱离了出来。”

猜你喜欢

推荐经典语录